头条 美食 美国餐饮 纽约房产 理财 报税 移民 旅游 法拉盛 布碌仑 纽约 新泽西 费城 洛杉矶 三藩市 芝加哥 波士顿 加拿大 温哥华 多伦多

日期:7/2018 用户评论

移民,就是杨帆起航从这片海驶向另一片海

点击蓝字关注👉

很多人会疑问:既然未来中国能引领世界,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要移民呢?


中国经济强大是事实,中国的问题和矛盾也是事实,国外衰落是事实,但人家现在本身就强大也是事实,我们只说事实,希望在这里的每一位读者能有独立的判断能力,毕竟路是自己能选的,未来也是自己能把握的。

 

对于不同的人来说,在不同的人生阶段在移民问题上往往也会相反。因为这是道选择题——稳定vs 挑战


自1818年,广州人麦世英抵达悉尼,成为澳洲第一个华人。200年来,120万华人默默耕耘,为澳洲的政治、经济、文化作出巨大贡献,并得到高度肯定。华人也融入了澳洲的生活。


>>>>职业的转变

早年,很大一部分中国大陆移民的学历相对较高,但实际上澳洲更需要蓝领技术工人。另外,对于老移民来说,语言是最大的障碍,进入主流职场的机会微乎其微。限于能力和资本,许多华人的移民生活都是从做体力工开始的,例如餐厅、清洁、劳工、零售及出租车司机等。

 

自2011年后,年轻移民的英语水平大幅提升。越来越多的新一代移民开始在澳洲从事财经商业、法律政治、医疗保健、工程建筑、财务会计等职业。


可以说,今时今日华人的身影已经遍布澳大利亚各行各业。相信未来华人职业选择的特点及倾向性会更加模糊,所谓“适合华人职业”的局限性也将逐渐消失。


>>>>教育观的影响


通常来看,澳洲多数人高中毕业后就工作了,或者上个社区大学,学点应用性的技能。另一小部分人兴趣得到了很好的呵护,视野得到了拓展,成为顶尖的学生。


对澳洲人来讲,只要保证精英足够强大,整个澳大利亚就可以继续前行。至于他们的超市收银员、卡车司机、工人、农民等听说读写的基本功不扎实,并没什么关系。

 

但对很大一部分澳洲华人中产阶层来说,面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他们是焦虑的。焦虑的原因在于对自身地位的不安全感。东亚社会又尤其注重孩子的教育,中国、日本、韩国都是如此,大家都喜欢比较孩子的成绩,激烈的竞争放大了人们的焦虑。

 

在澳洲3点放学之后,大多数华人的孩子,都要背着书包,拿着乐器,去各种辅导班。大多数华人家长认为:一个不去辅导班,不花大价钱学习才艺、参加社会活动的丰富自己履历的孩子,几乎没有可能进入名牌大学。

 

在悉尼和墨尔本,各式各样的培训班蔚为风行。大家都知道孩子们一窝蜂学补习不正常,但谁都不愿意输。在亚裔家长的补习风气带动下,越来越多的澳洲本地家长也加入了送孩子补习的热潮。


不可否认,不论在澳洲还是在中国,优质资源永远是稀缺,竞争也会非常激烈。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澳洲本地家长有了危机感,开始模仿华人家长的“虎妈”式教育方法。但与此同时,也有越来越多有了资本累积的华人家庭,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够自在快乐成长。


>>>>经济购买力的变化

在澳洲,华人一直都是奢侈品的一大消费族群;许多奢侈品店华人顾客比例可高达60%,其中包括本地生活的华人以及来澳旅游的华人。另外,在澳中国留学生和代购群体也不容小觑。


澳大利亚华人在房地产市场上更是“稳操胜券”,他们正在以比其他澳大利亚人更快的速度购买房地产。


据《澳洲金融评论报》报道,中国因为人口众多有着极强的购买力。尤其是近年来,中国消费者对国外商品的兴趣可谓是与日俱增。在这时,有部分澳洲商家瞅准时机,通过代购这个渠道,将大量商品销往中国。


中澳之间的关系有很强的互补性,但要想让这种互补性更好的发展,则需要双方更多的尊重以及理解。


是否移民有一个简单的衡量点:能否在移民国家靠自己的力量让自己和家人过上预期的生活。(知乎上的案例回答)


我的爸爸在九几年赶上了第一代移民浪潮,来到了美国。随后几年,同父异母的弟弟妹妹,在美国出生,成为土生土长的ABC。而我,在中国完成了基础教育,在美国进行大学教育。

我见证了上一代移民的生活(我爸爸),见证了一代ABC的成长(我的弟弟妹妹),赶上了留学大潮而出国念书(08年),又比同龄留学生提前拿了一张绿卡(20岁)。


1、 上一代移民


我爸爸在美国呆了将近二十年。

 

当年,在以我爸为首的出国人看来,移民的生活条件是绝对优于回国的:更好的社区,更好的收入,体面的工作,房子和车子。


当时,国内大多数骑着永久挤着公交,住几家一户的筒子楼。美国的生活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有着致命的物质吸引力。在美帝奋斗目标,无非就是两个字——“留下”

 

今天,这一代移民已经基本进入中产阶级,一栋洋房一部车,两个小孩一只狗,富足但不暴富,稳定但不冒泡,也算实现了他们当年的目标。另一方面,他们在国内发展的亲朋,因为赶上了90年代末的发展浪潮,生活水平也没有输于他们(虽然大部分的移民不承认这一点)。从收入和购买力上看,他们是差不多的。


>>>>在工作方面


第一代移民对美国的事业没有太多野心。普通的工作拿到的薪资,就能过上富足健康的生活,你不必在公司挤破头,也不必踩着别人的脸,也可以住着别墅开宝马,穿着名牌逛各国。所以,并不是太多的人会以在公司爬到高层为目标。

 

工作性质以工程师为主,工作年限以供完孩子上大学和交完养老保险为基准。

 

总结来说,工作压力不大,薪资有余但不土豪。


>>>>在家庭方面


对下一代的期待,无非是学好中文,上IVY(常青藤大学),打个football进个联赛。对上一代人的赡养费用会担当更多,但是诸多大小事宜是由国内的兄弟姐妹打点,烦心事并不多。

 

家庭财产一般在养老保险、房产、少量基金债券里,很少有人会有大量现金存款,破产的可能性很小,每年去国外旅游是没问题的。

 

总体来说,生活压力低,属于easy模式。


而以我妈为首的中国中产阶级,生活水平虽然与美国中产相差不远,但是各方面的压力却要多得多。

 

上要供老人的医疗和养老,下要供孩子留学,买房,买车,工作上要和各种烦心事周旋。

 

防癌防吃防污染,防贼防盗防流氓。儿子/女儿在XX国留学又要缴学费了,想给爸妈转一个好一点的医院,隔壁家的老王昨天又买了一辆奥迪,今天单位小姑娘又拿了一个土豪金…………

 

赚的钱多,发愁的地方也多,消费能力不低,同时安全感也不高。


我接触到的留学生分为三类:


一部分家境富裕,念书只是为了镀金,一开始就打算回国接班。

一部分家境贫寒,大多想要留在美国,走在我爸爸当年的路上。



最多的一部分留学生,家境中产或小康,他们父母奋斗的目标,是美国的中产。他们把自己的孩子送到美国,希望孩子能过上自己渴望的日子。而这些孩子们,没有当年我爸出国时那种强烈的物质对比差,乍一看觉得自己家的生活水平不低于美国,对于自己父母一代的生活压力也没什么切身的感受,再加上寂寞和签证问题,这一批人群归国的不占少数。

 

2、 ABC


我的弟弟妹妹是土生土长的ABC。作为第一代移民的孩子,他们比国内长大的我,少了一份功利心,多了一份自信。对于归属感,他们的态度类似于自小随父母离开家乡、在北上广长大的孩子。对于老家(中国),虽然会同父母回去,但是没有认同感。


虽然生活单纯,但是这一帮孩子并不是毫无烦恼。比学习成绩,比体育,比谁上的大学好,这些方面的压力和国内的孩子差不多。

 


美国是个阶级已经固化的社会,维持在中产这种富足而闲适的状态,是比较容易的事情,但是进入中产之上,需要几代人的资源,第一代ABC在这一方面相对薄弱。

 

中国处在阶级形成的阶段,如今,下一代的阶级改变还存在可能性,但是,未来也许会越来越难。


3、 我


我对自己的定义是,一个从老家来到异地打拼的人。深感幸运的是,我拿到了这里的户口。但是,我没有房子,没有车子,父母在我毕业后就不会再养我,我得在这里立足,一张户口是远远不够的。你要问我,我这样的移民怎么想,我只能说,和去北上广打拼的毕业生一样,我想要的还有很多。

 

美国这么大,这么多行当,笼统的概括移民好不好,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就像你不会问一个北京人“你拿到户口后的发展路径是什么。”这一张卡,一个户口,拿到了只是和千万当地人站在近一点的起跑线上,仅此而已。

 

 

最后,我只是希望那些心里怀揣着移民想法的人,能合理的衡量自己的预期值,结合实际做下理性的分析,把合理的筹码,押注在移民之中。


如果能把目前财产状况,目前自己在移民国家收入,今后在移民国家的职业发展前景,作为最先的考量因素,会是一个较为理性的移民分析。这些考虑越具体越好。

 

关于父母的赡养也是出于一样的考虑。不管与父母离得有多远,我个人会把“能不能靠自己力量养活他们”作为思考的第一点。我认为,以爱的名义回到他们身边,却花着他们的养老金,不是孝顺。所以不管与他们相隔多远,实现个人的财务自由、维持父母的生活水平,是我放在首位的事情。

 


移民这种关乎人生的事,每个人都会有截然不同的的体会。你如何让别人理解你的选择,你又如何能去建议别人的人生?


这里我只想写点感悟,也许会有参考性,但我跟父母一样从来不劝人移民,因为这虽然不是一条不归路,却是非常重大的人生抉择。

 

与其去想移还是不移,不如出去游玩,或是游学,体会下当地的生活,也许比听别人描述的片面之词来的更好。

 

十三年前跟家人移民,拿了枫叶卡,五年之后入籍,再以后在中国住了几年。

 

那是我第一次是比较北美和中国的生活,那个时候年纪还小,对于品牌、价格和生活的柴米油盐处于无知状态,也察觉不到什么污染,我看到的只是国内生活纷繁的一面——逛街、泡吧、唱卡拉OK、看电影、朋友聚餐,享受着便宜的出租车、书籍、盗版影片和软件,还可以看国内的各种狗血剧和脑残综艺节目。

 

除了每年要为了继续合法住在国内,缴纳签证费以外,我一直在广东和上海过着比国外更快乐的生活,也形成了很多人一样的心态,只要钱够,在中国一样过美好的生活。

 

比如,有钱就可以到进口超市购买德国的牛奶,比利时的巧克力,法国的芝士;

可以抱着Mac坐在星巴克里对着路人一脸傲娇的冷漠,虽然奢侈品相对较贵,但发个微博就会有一群人来和土豪做朋友。

 

可是渐渐的,从什么时候起呢?我却越来越想念枫叶国。


为什么在中国想做点事那么难

 

世博会以后,魔都空气每况愈下。以前住在广东我很少感冒,到魔都后每年冬天都上呼吸道感染两到三次,每次咳嗽大半个月,而我在2011年经常戏谑自己是pm2.5人肉探测器,只要觉得不适一定是空气重度污染。当雾霾仍是一种数值和气息,当人们只是抱怨空气不好,当大家带着啥事儿也不管的棉布口罩预防着几十年以后会不会得肺癌,离开也像是一种矫情。但对于呼吸系统疾病,鼻敏感疾病的病人来说,离开代表着生活质量真的不一样了。在寂寞和病痛之间,寂寞又算得了什么?

 

2012年我回了枫叶国,像是传说中的新移民,一切都从头开始。熟悉环境,交朋友,求职和工作。

 

十三年后国外的家庭娱乐生活再不像以前那样贫瘠。

 

微信、skype、facetime,让人们之间不再有强烈的距离感。

 

优酷、迅雷、人人字幕组、unblock youku、apple TV还有家里各种机顶盒直播着TVB、凤凰卫视、湖南卫视、江苏卫视…

 

科技让你在室内体会不到你已经离开,因为即使在天朝,你此时不是也在刷微信?

 

我们应该得到更文明的基础建设和社会服务,甚至可以上升到一种规则的建立和执行。而这些都是一点一滴在以人为本的基础上建立的。中国确实应该变得更好,但在这之前,我们或许该参考别人都在做些什么例如文化的细节。



移民,其实很像是一个产品经理在砍需求,它只能实现你某几个需求,但可以落实得非常好。可那些其它的需求比如在国内更多的发展空间、各种圈子聚会、与亲人相处机会、廉价的人力服务…移民时就要砍掉这些需求罢了,是一种取舍。

 

    地点:美国, 日期:7/21/2018, 字数:64951, 关于:移民 新闻, 次数:14



    快速回复




    关于GO八婆网

    © [ GO八婆网 ]

    最后更新:Sun Jan 26 2020 04:06: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