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美食 美国餐饮 纽约房产 理财 报税 移民 旅游 法拉盛 布碌仑 纽约 新泽西 费城 洛杉矶 三藩市 芝加哥 波士顿 加拿大 温哥华 多伦多

【吞并】华为起诉美国的意义有多大;英伟达70亿美元吞并Mellanox;台电子代工大厂2月营收惨绿集微网


DATE : 3 / 2019 | V: 473
评论


【吞并】华为起诉美国的意义有多大;英伟达70亿美元吞并Mellanox;台电子代工大厂2月营收惨绿

集微网

jiweinet

集微网,半导体、手机行业专业信息服务平台,使用帮助请发送help。

1.华为起诉美国政府,这一步的意义有多大

2.高盛:中美贸易协议若达成,将影响台湾每年40亿美元芯片出口

3.半导体行业不景气,日立化成或被出售

4.英伟达史上最大收购!或70亿美元吞并Mellanox Technologies

5.鸿海2月营收创四年半新低,月减近36%

6.台电子代工大厂2月营收惨绿 和硕月减逾30%、英业达大减逾40%


1.华为起诉美国政府,这一步的意义有多大

3月7日上午10点,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在外媒记者会上宣布,华为已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指控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H.R.5515 - John S. McCain 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 for Fiscal Year 2019)第889条款违反美国宪法,请求法院判定这一针对华为的销售限制条款违宪,并判令永久禁止该限制条款的实施。

华为的起诉书表示,NDAA第889条在没有经过任何行政或司法程序的情况下,禁止所有美国政府机构从华为购买设备和服务,还禁止美国政府机构与华为的客户签署合同或向其提供资助和贷款,华为认为,这一销售限制条款已违宪。

国防授权法案是什么?

《国防授权法案》(National Defense Authorization Act,NDAA)是美国联邦法律体系中专门用以明确国防部年度预算和开支的法律,首版NDAA在1961年通过。长期以来,美国国会主要通过两项年度法案审核国防预算:《国防授权法案》和《国防拨款法案》(Defense Appropriations Bills),二者的区别从名称就可见一斑:前者只负责“授权”,但具体“拨款”则属于后者的范畴。《国防授权法案》决定国防相关机构的权责、确立资助水平及预算实施纲领,《国防拨款法案》则为这些机构提供从联邦财政获取资金的权利。简单说,一个规定“能不能花钱”和“怎么花钱”,另一个解决“提现”问题。

(特朗普签署国防授权法案)

在立法实践中,联邦政府预算审核通常是整体推进而非政府各部门预算法案都单独立法,每年的《国防拨款法案》也就和其他部门的拨款法案一并通过。也是由于拨款法案的复杂性,逻辑上应该每年依序通过的《国防授权法案》和《国防拨款法案》常常被打乱节奏,不止让中国人云里雾里,美国人也表示看不懂。去年底,美国国会研究服务部(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就专门出了一份报告,梳理从1961-2019年的国防授权、拨款法案。报告开门见山地表示:“由于美国国防部的授权及预算法案立法过程常常‘不按教科书出牌’,追踪起来令人困扰且很花时间。”

最值得注意的是,因为《国防授权法案》被视为理所当然每年都需要通过的重要法案,近年来,议员们常常附加一些其他与国防相关的“外围”条例并将之打包通过。

889条到底写了什么?

明晰了美国国防立法的逻辑之后,2019年的情况就不难界定。查询美国国会网站可知,该财年的《国防授权法案》于2018年8月13日签署通过立法,而同年的《国防拨款法案》则与劳工、教育等部门的预算打包于2018年9月28日签署通过的“临时开支协议”,这两部分加起来是2019财年美国国防部相关的完整立法,已经全部通过。

(美国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截图,美国国会网站)

(包含《国防拨款法案》的美国2019财年《临时开支法案》截图,美国国会网站)

而这次华为起诉所涉的,就是原则上用来明确国防部权责及预算使用办法的《国防授权法案》,具体针对的是《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中的第889条款。

我们回到法案原文,首先整理出889条所处的文本结构:

经查,889条即被归于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下的“门类A——国防部授权”(DIVISION A—DEPARTMENT OF DEFENSE AUTHORIZATIONS)之下的“标题8——采购政策,采购管理和相关事务”(TITLE VIII—ACQUISITION POLICY, ACQUISITION MANAGEMENT, AND RELATED MATTERS)之下的“副标题H——其他事务”(Subtitle H—Other Matters)之下的“第889条款.禁止特定通信及视频监控服务或设备”(Sec.889.Prohibition on certain telecommunications and video surveillance services or equipment.)。

而这一条款的原文在前两小节说明了禁止使用、采购、拨款或提供贷款的细节,对照华为起诉书中的说法也就是“它不单禁止美国政府机构自身购买华为设备及其服务,并且禁止政府跟其他购买或者使用华为的第三方机构签订合约、或向其拨款或提供贷款”。

不过,事实上原文共有五个小节,除了前两个小节是“禁止使用或采购”以及“禁止贷款和拨款”之外,后三个小节分别是“生效日期”(effective dates)、“豁免权利”(waiver authority)和“定义”(definitions)。

为进一步厘清这一条款,需要指出几个细节:

其一,据原文,禁止美国政府相关机构使用或采购的指令生效日期是《国防授权法》签署的一年后,而禁止与其他第三方机构签约以及提供贷款和拨款的指令则是《国防授权法》签署的两年后。即这两个规定分别要在2019年8月13日及2020年8月13日以后生效(法案于2018年8月13日签署),如今尚未生效。

其二,原文规定了与该条款相关实体申请豁免的权利。根据原文说法,在相关实体要求下,美国行政机构的主管可以提出申请豁免——也就是不遵守这一条款的禁令。在这些实体提交“强有力的证据”给涉及的行政机构主管之后,该主管需在30天之内提交给对口的国会委员会,最后,如果国家情报机构主管认为这种豁免符合美国国家安全利益的话,他有权提供这一豁免。

简单说,该条款给那些想要购买华为(及其他被点名公司)产品或和华为有合作的美国第三方机构、公司一个申诉机会,若能证明自己与华为等公司的合作无碍美国国家利益,则有机会不遵守禁令。不过,这一过程繁杂冗长,且最终由美国情报机关决定。

其三,也是华为提起上诉的直接原因,就在“定义”这部分。华为起诉书中指出:“第889节明确提到华为的名字,以立法的形式裁定它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的确,定义部分不止明确界定该条文“所涵盖的外国”(covered foreign country)为“中华人民共和国”,还在“所涵盖的通信设备或服务”(covered telecommunications equipment or services)中点名华为、中兴、海能达、海康威视、大华等中国科技公司以及“任何与上述公司相关的子公司或附属机构”。

(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第889条“定义”部分截图)

最后,原文还界定了整个条款的对象——“行政机构”(executive agency)的内涵,引用的是美国法典中的第41篇第133条的定义。其中光第(1)款就包括了美国联邦政府的15个部门(包括国务院、财政部、国防部、司法部等)。其他几款则涵盖了美国三军、其他政府附属机构与产业等等。

(《美国法典》对“行政机构”一词的定义,康奈尔法学院网站截图)

华为的起诉有没有道理?

清楚国防授权法的性质及2019财年法案中第889条的具体内容之后,再看华为的起诉就更有据可循。

首先,根据美国的宪法实践,司法机关可以对立法机关法律的合宪性进行审查,如果经过审查发现某一部法律或者某一项条款违反了宪法,司法机关可以宣布其因为违宪而无效。因此,华为的起诉从美国宪法来讲是有依据的。

其次,正如中国社科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支振锋等专家提到的,889条在没有实际证据支持的情况下禁止美国所有政府机关购买华为设备和服务,这就构成歧视。对华为这样一个市场主体乃至美国消费者来讲都是不公平的。

这一部分,华为已经讲得很明白,起诉书指出889条至少违反了“不能未经司法程序而实施褫夺公民权的法案”、“正当程序条款”、“归属条款”以及由此产生的权力分立。

根据前述对法案原文的对照可知,国会此次立法的确未经司法程序就“将华为(和其他中国公司)单独挑出来惩罚”,也用立法的形式“认定华为与中国政府的关联、暗示其对美国的安全威胁,但并未交由行政机关和法院来做出此类指控并予以裁决。”因而,被“未审先判”的华为当然有理由诉诸司法寻求救济。

其实除了上述理由之外,法案原文本身也有定义模糊以及超出立法权限的嫌疑。前文提到,近年来,议员们常常在《国防授权法案》中附加一些其他与国防相关的“外围”条例,只因该法案被视为每年都必须通过。查看近几年的法案可以发现,正文开头说明立法目的时,除了“授权对国防部军事活动的拨款”等固有的国防预算直接相关事务之外,最后都会加上一句“以及为了其他目的”(for other purposes)。这样“搭便车”确实增进了立法效率,但程序上并非毫无瑕疵。

(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首页截图)

首先,《国防授权法案》的立法精神在于审核、授权国防预算,主要对象原是国防部,所谓“其他目的”本就相当模糊。

同时,前文也已阐释,889条即被归于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下的“门类A——国防部授权”,并置于“采购政策,采购管理和相关事务”章节之下的“副标题H——其他事务”类别之下。也就是说,在这份包括了惯例上的国防部预算审核以及模糊的“其他目的”的庞大法案中,点名了“华为”的这一条文被归类在了最重要的“国防部授权”门类中与“采购政策”和“采购惯例”相关的“其他事务”。

没错,掌管财政大权的国会通过《国防授权法案》规定国防部的采购政策相当正当。但在“国防部授权”门类下的第889条,却以“行政机构”主管(the head of an executive agency)为主语,而其引用的对“行政机构”的定义,笔者在前文也已说明,指的是远远超过“国防部”的所有联邦政府部门乃至政府相关机构、产业。以笼统的“其他事务”为名在《国防授权法案》中对所有行政机构发号施令,这就管得太宽了点。

那么,不论是国会超出立法权限或是法案本身存在的模糊空间,至少都有辩论的余地。而寻求司法机关“释法”则是合理合法的手段。

华为胜算几何?

不过,从当前的政治环境乃至过往的先例可以预想,华为若要胜诉并不容易。

其实“禁令”(prohibition)在美国历年《国防授权法》中是一个常见的条款类别,近几年更是一个高频词,过去也曾有不少国家被列入条文。只是像今年的889条这样直接点名具体公司的情况非常少见,算得上先例的应属2018财年的《国防授权法》第1634条点名俄罗斯“卡巴斯基”(Kapersky Lab)。这一条款被置于“网络空间相关事务”副标题下,旨在禁止美国政府机构使用与这家俄罗斯网络公司相关的产品和服务。

(2018财年《国防授权法》第1634条截图)

后来,卡巴斯基就这项禁令提出诉讼。但初审与上诉法庭均驳回诉讼,法官称,禁用该公司的产品,是出于保护政府计算器不受俄罗斯入侵,是预防性而非惩罚性的措施。

那么,美国国会这次亦可能搬出“预防性”说法,同样也可以很难说清楚的“国安”威胁为由辩驳。有所不同的是,当时对卡巴斯基禁令从涵盖的实体到行为都远不如今年889条的“打击范围”大。另外,相比曾经主要被美国政府机构在计算机中使用的卡巴斯基,华为的影响还涵盖了美国企业、民生经济,事关美国消费者的利益。从这个角度来说,华为和美方谈判的空间,包括条文的修改空间较大。

事实上,像今年的《国防授权法案》这样掺杂了“其他事项”的庞大立法工程,即使整体成为法律,但不同条文的效力未必相同。以法案第1258条“国会对于台湾的意见”(Sec.1258. Sense of Congress on Taiwan)为例,条文使用的语气就更多是一种建议而非命令。尤其是被归于“其他事项”而非国会确实掌握的财政权范围之内的事务,法律的具体执行就更难规范。

关键时代,华为迈出的“第一步”

华为起诉书声明部分在开头引用了《联邦党人文集》来说明美国宪法的制定者们对立法权被滥用的担忧。他们认为“立法部门到处扩展其活动范围,并将所有权力汇集到其鲁莽的漩涡中”。所以,“人们应该唤起他们所有的守护之心,并用尽各种预防措施,来阻止这个部门野心的扩张。”

这当然十分符合针对国会立法问题的质疑。然而,如今的情形已经超出美国立国的时代背景:民主向来是“有边界”的,而一旦“国安”这张牌被打出来,就不再是法律,而是政治的范畴。

目前美国国内政治的情况恰恰是建制派认为特朗普正在破坏美国的立国精神和三权分立原则,因而以国会为大本营号召美国民众“守护民主体制”。就在2月,特朗普为了修墙扬言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便引发轩然大波,主流媒体纷纷控诉“膨胀的行政权力”,指责特朗普超越职权对国会的“钱袋子”下手。

也就是说,如今特朗普与国会之间本来就存在权责争执,彼此都觉得对方“权力膨胀”。前者因为受到国会的约束而大为光火,后者则试图通过最大化立法的权利来“制衡”总统,增加决策影响力。

其实2019财年《国防授权法案》的立法已经是白宫和国会两院妥协的结果。在特朗普希望为中兴重开绿灯之后,白宫力主在定案中删除“恢复对中兴禁售令修正案”,这一举动引发国会民主党人和部分共和党人的强烈批评,认为总统对中国示弱。

(美国六大情报机关负责人在参议院呼吁美国人抵制中兴和华为产品,资料图)

因而,可以预见的是,此次华为的起诉,乃至未来相关法案的走向,将和中美贸易谈判乃至美国2020大选的进程相关。毕竟,特朗普团队的偏好是重要变量,而白宫和国会在不同立场之间的相互折冲将直接影响整个议题的后续发展。

总的来说,目前中美处于“权力转移”的关键时期,而美国自身也处于国内政治相对波动的阶段。中美需要通过长时间的相互磨合、理解,才能推动双边关系积极前行。

如今,中美经济的相互依存已是两国关系的重要压舱石,英国历史学家尼尔·弗格森(Niall Ferguson)生动地用“中美国”(Chimerica)来形容这组关系,这也是人们对未来中美关系不至于悲观的理由。

而中美实力对比日益接近的同时又伴随着中美经济往来的日益密切,这种情况之下,双边经贸摩擦难以避免。而逃避不能解决问题,唯有共同寻求解决之道。

如今,熟悉国外政治环境和法律体系,尊重法律且能够运用法律维权,已成为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必经之路。

从这个角度来说,华为基于美国宪政体制和话语体系的合法上诉,不论对其自身乃至中国企业,都迈出了有意义的第一步。而这一案例本身,也是中美摸索新的互动方式的一部分。(观察者网)

2.高盛:中美贸易协议若达成,将影响台湾每年40亿美元芯片出口

集微网消息,3月11日,据经济日报报道,高盛表示,一旦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大陆将大举采购美国产品,台湾科技厂商可能因此受到巨大冲击,韩国、日本和马来西亚也会受到一定影响。

高盛分析指出,若大陆转向美国采购半导体,台湾和韩国短期内冲击会最大,况且半导体市场已供过于求,库存一路攀高。预计台湾地区每年大约将有40亿美元的芯片出口会受到影响。

高盛依据公开评论和新闻报导推断,大陆可能向美国增加采购每年高达1,250亿美元的美国产品,其中300亿美元是农产品、230亿美元是油矿产品、210亿美元是半导体和其他电子零组件。

高盛认为,对目前贸易模式破坏最大的是半导体。在农产品和能源商品市场,其他买主可以轻易替换掉大陆的位置。

据IC Insights报告显示,自2005年以来,中国大陆一直是集成电路最大的消费市场。然而截至2018年的IC自给率仅为15.3%,仍然依赖大量的半导体进口。

中美贸易战焦灼之时,虽然对整个半导体行业造成不小的冲击,但也有不少台厂因转单效应而窃喜。如今战火逐渐停熄,虽说对整个产业来说是好事,但对一部分台湾厂商来说,可能更多的是担忧吧。

芯里话:当初因贸易战开打而窃喜的人,和现在因贸易战可能停火而担忧的人很有可能是同一批。(校对/Jimmy)


3.半导体行业不景气,日立化成或被出售

集微网消息,据日媒《产经新闻》报道,日立制作所考虑出售旗下化学子公司日立化成(Hitachi Chemical),预估会将所持有的约51%日立化成持股全部卖出,出售额可能将超过3,000亿日元(约合27亿美元)。

不过,日立今(11)日发布新闻稿指出,日前报导的内容并非由该公司所发布。日立指出,为了提高企业价值,正在评估各种选项,不过现阶段尚未做出任何决定。

据了解,日立化成主要从事半导体、电池和基板用材料等产品的生产。而日立正将营运资源集中在IT、能源、社会基础设施上,因此认为和日立化成在业务类型上有一定出入。

外界预计日立会在近期内进行招募买家的招标手续,不过可能会在价格的协商中产生一些分歧,日立关系人士指出,日立并不急着出售日立化成。

今年1月,日立化成曾因智能手机市场冷却、半导体需求减速和汽车市场需求低迷为由,将合并营收目标从7,100亿日元下修至6,900亿日元,合并营益目标也从590亿日元下修至400亿日元,合并纯益目标从460亿日元下修至325亿日元。

近年来,日立陆续出售多家子公司。包括电动工具子公司日立工机和负责半导体制造设备业务的日立国际电气,今年,还将负责汽车导航系统和汽车音响等业务的子公司Clarion出售给了法国汽车零件供应商Faurecia SA。(校对/Aki)

4.英伟达史上最大收购!或70亿美元吞并Mellanox Technologies

集微网消息,据路透社报道,知情人士上周日表示,芯片制造商英伟达即将以超过70亿美元现金收购同行Mellanox Technologies Ltd。

这笔交易将是英伟达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收购,并推动其为数据中心制造芯片的业务,使其能够减少对视频游戏行业的依赖。

此前加拿大皇家银行(RBC)分析师发布报告称,英伟达抢占了75%的数字货币市场份额,由于加密市场低迷行情,其面临的困境比想象中严重。

该人士表示,英伟达竞购中出价超过英特尔,并且可能最早在周一宣布这项交易。由于谈判是保密的,消息来源要求不予确认。英特尔和Mellanox没有立即回应置评请求。英伟达也拒绝发表评论。

Mellanox的芯片为连接服务器的高速网络提供动力,该公司总部位于以色列和美国,周五交易市值约为59亿美元。

另一方面,数据中心收入占英伟达销售额的近三分之一。在过去的几年里,英伟达在首席执行官Jensen Huang的领导下,发展迅速,但近些年的经济放缓和持久的数字货币热潮开始对最近几个季度的销售构成压力。

1月份,市值为910亿美元的英伟达,由于游戏芯片需求疲软以及数据中心销售低于预期,其第四季度收入预期下调了5亿美元。英伟达收购Mellanox也代表对冲基金Starboard Value LP的胜利。Starboard是Mellanox股东,去年与该公司就董事会的组成达成协议。(校对/ICE)

5.鸿海2月营收创四年半新低,月减近36%

集微网消息,近日,鸿海公布2月营收2656.33亿元新台币(单位下同),创2014年7月以来新低,月减35.85%,年减4.39%;累计前2月营收6797.28亿元,相较去年同期仍勉强维持正成长,但仅年增0.19%。

业内人士认为,主要受到2月农历春节工作天数大幅减少,以及苹果iPhone销售疲弱影响。随着工作天数恢复正常,加上中美贸易战趋缓,预期鸿海3月营收将可望相较2月大幅回升,整体第一季营收将维持季节性淡季表现,第二季仍需观察整体大环境情况而定。

鸿海表示,观察三大产品线表现,2月相较于1月,运算类产品表现最佳,其次为通信类产品,再来则是消费性电子产品;而与去年同期相比,则是通信类产品表现最佳,其次为运算产品,再者是消费性电子产品。

业内人士还指出,iPhone在鸿海营收结构中,属于消费性电子产品,由于消费类产品不论从月增或年增来看,都是表现最疲弱的,随着iPhone旺季效应已过,营收自然明显减少。

此外,服务器、笔电与个人计算机等运算类产品,同样步入出货淡季,不过,3月因为是品牌厂季底拉货潮,笔电与个人计算机等产品,将在3月恢复成长,有助鸿海提升3月业绩表现。

展望今年,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先前宣示,今年业绩要成长,并再创新高,目前集团加上关联企业如群创和日本夏普等,业绩已经突破6万亿元,今年仍将持续开辟新领域。(校对/Jimmy)

6.台电子代工大厂2月营收惨绿 和硕月减逾30%、英业达大减逾40%

芯科技消息(文/李泰宏),台系主要电子厂公告2月营收,受到工作天数大减营收,除了品牌厂宏碁跟华硕营收月减率在20%以内,其他以代工为主的厂商,包括广达、和硕、仁宝、纬创、英业达等,营收月减率都超过20%,而和硕月减率更达33%,英业达更是大减42%。

和硕11日公布2月营收,单月营收跌破1000亿元新台币(单位下同),来到816.45亿元,月减率33%,不过仍较去年同期逆势成长6.2%。和硕预计在14日召开财报发布会,由于苹果日前让旗下iPhone在大陆降价促销,对于代工厂有无助益,将成为发布会关注重点。

除和硕外,广达、仁宝、伟创2月营收月减幅都在2成多,其中,广达上月业绩628亿元,月减率25.9%,亦较去年同期下滑2.2%,广达日前也宣布今年方向,不以营收为主要目标,而是要拼获利。仁宝为543亿元,月减率22.4%,年减率6.2%。仁宝指出,2月电脑出货量为240万台,较1月减少11%,至于非PC出货量与去年同期持平。

而纬创2月营收568.5亿元,月减率24.9%,年减率15.6%,主要是受到包括笔记本电脑、台式机、服务器、显示屏及智能手持设备出货均下滑影响。另外,英业达2月比前一月大减42.7%,单月营收260亿元,比去年同月减少9.9%,公司表示,因为1月提前拉货,而2月工作天数少,笔记本电脑出货也降到110万台,压抑营收走低。

至于品牌厂宏碁、华硕上月淡季营收检幅则落在1-2成之间,宏碁2月营收144.6亿元,月减率13%,年减率5.5%,公司说明,电竞相关产品成为营收主要支撑来源,包括电竞台式机、电竞笔记本电脑及电竞屏幕等,2月电竞营收年增率达40.6%,累计前2月电竞营收成长35.9%。

华硕2月营收215.5亿元,月减率17.6%,年减率14.3%,主要是因为关键零组件缺货及传统笔记本电脑市场需求趋缓,目前主要动能则是来自于电竞笔记本电脑与轻薄掀盖式笔记本计算机。(校对/团团)




更多重磅新闻:

1.中汽协:特斯拉国产化会加剧国内新能源汽车的竞争压力

2.国家重大科学仪器研发专项“高精度光声光谱检测仪”在武汉启动

3.旗舰级传感器加持 iQOO实拍照片用事实说话

4.盛路通信:积极投入5G投资建设,开展6G研究

5.英特尔无人机负责人:未来5年内会出现飞天车

6.全新vivo X27发布态度宣言 美从来不止表面

7.破天荒改变!iQOO将支持解锁Bootloader

8.2月LED封装价格稳定,车用部分小幅下滑

9.踏歌智行完成A轮融资,深耕矿区自动驾驶

10.Galaxy A系列将重新搭载三星支付

11.韩国5G网络资费陷争议

12.鹏鼎控股子公司臻鼎科技替代鹏鼎国际成苹果供应商

13.拉美智能手机市场2018年出现下滑

14.暖芯迦发布多功能神经刺激芯片

15.最具争议的反垄断政策!美总统候选人提出分拆苹果等大型科技企业

16.埃航空难中员工不幸罹难,中国电科发布告全体员工书

17.SEMI测试委员首届主席吴诚文、谢承儒共同出任

18.台药厂泰福首款生物相似药 力拼Q4及明年Q1取美、加药证

19.淡季近尾声 大联大3月业绩可望明显回升

20.智能家庭、电竞加持 群光连12年赚半个资本额

21.科技部部长王志刚:2050年中国要成为世界科技强国

22.富烯科技新基地一期投用,填补石墨烯高导热性应用产业化空白

23.Vishay推出静态dV/dt为1000 V/μs的新型光耦

24.新华社 + 中兴 = “5G全链条直播报道”




请下载爱集微APP阅读




HOTRECOMMEND

了解更多精彩内容 请下载爱集微APP


走之前记得点赞哟


    阅读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最多200字,当前共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分享你的想法...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评论




    © [ GO八婆网 ]--您在海外的生活帮手

    最后更新:Fri Feb 26 2021 07:0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