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美食 美国餐饮 纽约房产 理财 报税 移民 旅游 法拉盛 布碌仑 纽约 新泽西 费城 洛杉矶 三藩市 芝加哥 波士顿 加拿大 温哥华 多伦多

当耶鲁人类学家加入纽约妈妈们的育儿战争,她提供了有趣分析文学报


DATE : 3 / 2019 | V: 480
评论


当耶鲁人类学家加入纽约妈妈们的育儿战争,她提供了有趣分析

文学报

iwenxuebao

我国第一张大型文学专业报纸,创刊于1981年。深入文学现场,关注读者需求。 “使看不见的看见,使遗忘的抵抗遗忘”——文学的意义大略如此。而这,也是以文学命名的报纸存在的理由。官网:wxb.whb.cn

王安忆谈理想写作状态 | 彭懿谈图画书创作 | 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举办《源氏物语》主题大展 | ......

......“图画书界奥斯卡”



第一眼看到《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这个直白的书名,小编觉得怎么又是本成功学+鸡汤类读物?


直到瞄到了副标题,“一个耶鲁人类学博士的上东区育儿战争”,似乎才觉得这本书并没那么简单。


再看看腰封上那一串串爆炸力十足的宣传语:


“孩子的比赛,父母的战场。你不爱竞争,竞争还是会找到你!纽约精英妈妈到底有多拼?学区房择校大战只是小起点……”


《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

[美]薇妮斯蒂·马丁/著

许恬宁/译

中信出版社2019年1月版


这本书面世时,就迅速成为了年度火爆全美的话题书。上市当天,就登上了《纽约时报》畅销榜首。想来这本书的视角一定很特别。


作者薇妮斯蒂·马丁曾在密歇根大学主修人类学,后来又在耶鲁大学取得了比较文学与文化历史研究博士学位,主要对人类学进行研究。


如果她和她其他的同学一样,选择成为人类学或者是人类学或者是人类学史的研究者,多半她的课题只会有极少数的人感兴趣。


而她选择成为了一名作家,用一种将研究方向与生活方式相结合的办法,将自然丛林竞争与都市教育之战平行比较,形成了颇为有趣的代入感。


马丁作为纽约上东区妈妈们中的一员,是以观察者的角度,一脚踏进这些富豪太太们的圈子去实地感受,另一只脚留在圈子外,试图保持一个独立观察者的理性,用人类学视角去分析,眼前这个奇幻而又残酷的世界。


比如有一天,马丁被一个略微年长的贵妇挎着手提包撞击了一下,而对方的表情丝毫没有歉意,甚至有三分傲气。


这又激起了马丁研究的兴趣,她蹲在街头,观察这个冲撞现象,研究了一百多起撞击事件后,她发现被撞击的,普遍都是年轻女孩。而发起进攻的,往往是那些上了一点年纪,用着顶级昂贵包包的女士。


她们似乎在用这种方式和那些年轻女孩宣战,这与早期灵长类动物争夺权力的斗争有异曲同工之妙。


有了这个惊人的发现后,马丁在浏览了无数次商品网页后,想尽办法,终于为自己买了一个铂金包。


这让她在上东区行走时有了安全感,就像《王牌特工》里说:“西服是现代绅士的盔甲”,马丁的铂金包,是让她在上东区自信行走的武器一样。


电影《王牌特工》剧照


不过最终,她开始重新反思自己的生活,当她发现自己假装进入一个圈层,渐渐的把自己装的习惯成真的时,她对自己的这种状态表示恐惧。


她开始想尽办法抽离,以此保持自己初心不改。她和丈夫带着两个儿子回到了下城区,过着自然而然的舒适生活。


她把自己这六年,在上东区的生活,用诚实的文字记录下来。最终成为,我们现在看到的这本畅销书。


难怪有不少读者看后表示,这本书其实对抵抗焦虑非常有效,作者理性的视角展示了成为一个有见识也有定力的妈妈是多么难得。


精选悦读


01



找房子的第一天,我独自抵达公园大道上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厅,英嘉还没到。一位脖子上围着爱马仕围巾、全身上下都是高级品牌的女士,迟疑地问我:“你老板今天会来吗?”她打了肉毒杆菌的僵硬又光滑的额头,传递出一股淡淡的疑惑。


我伸出手自我介绍,结结巴巴地告诉她:“嗯……我没……老板……”显然这位女士看到我“时髦的文青打扮”后,把我误认为英嘉客户的助理。看来Marc Jacobs的衣服是下城区的人在穿的,而上城区没在工作的女人们,都有个人助理负责帮忙找房子。在接下来的寻屋之旅,我得让服装升级。就在此时,一个棕发的绝世大美女走了进来,她身材高挑,穿一身米白色高雅套装,是英嘉来了。我看得出来,刚才接待我的女士仰慕英嘉,我松了一大口气,知道这下子不必担心。我该穿什么,该做什么,要怎么找房子,通通交给英嘉就好了。


我的判断是对的。曼哈顿负责买卖公寓的房产中介专为女性服务,那是女人的世界,上东区尤其如此。人要衣装,衣服会说话。卖方中介所穿的衣服,让外界知道她的客户有多尊贵。买方中介所穿的衣服,则要在气势上压倒卖方中介,她的形象,代表着客户的形象。要买房子的人,也会靠着身上穿的衣服,同时让买卖两方的中介,知道她认真看待这件事(但如果是超级有钱的富太太,则可以随便穿,她非常清楚中介知道,她已经有钱到不必玩这一套,只有中介得穿上最好的衣服巴结她)。每一天,每一次看房子,在每一间接待大厅,都是一次服装大赛。


皮包似乎是重点中的重点。在我看房子的第一天,英嘉带我看了四五间公寓,那些公寓的中介,很多都拿着一个闪闪发亮的香奈儿包。有的拿提链掀盖式,上头有经典双C标志,有的则拿小牛皮材质、有提把设计的扣环长形包,下方同样也有双C,简单优雅。第一天看完房子后,我在快天黑时回到家,半开玩笑地告诉先生:“如果想找到房子的话,我得买一个新包包。”我精疲力竭,走得腿都要断了(后来才知道,我太不上道。上东区要买房子的人,一般都会帮自己和英嘉安排司机),而且心理上也很疲惫,我没料到看个房子以及和中介互动,要上演那么多内心戏。每看一间房子,我都得改变标准,改变期望,我开始怀疑真的能找得到房子吗?


接下来几周,每天早上,我会穿上我的上东区看房战袍:端庄的紧身裙,配上Agnès B或French Sole平底鞋,外加我最淑女的皮包——显然就我的任务而言,松垮的帆布包并不合适。最后,我会绑好一个利落(希望如此)马尾,毕竟我可是要踏上时髦国度的战场。梳妆完毕之后,我会搭上出租车,朝着东北前进三十分钟,接着在某栋战前建筑的大厅和英嘉碰面。几乎每一次,我们两人都在莱辛顿大道以西会合,因为我和先生的目标是理想学区。换句话说,基本上我们是在全曼哈顿最贵的地带找房子,只为了有一天孩子能念免费的公立学校。很讽刺,我知道,先生也知道,英嘉也知道。英嘉很快就变成我和先生之间的“第三者”,我们比较熟了之后,有一次她委婉地劝我:“如果不那么坚持学区房的话,我们可以看的房子,就会多很多间。”不过我看了她一眼之后,她马上改口:“但我知道你们夫妻俩想要什么样的房子,我们继续在这一区努力吧。”


我们似乎怎么找都找不到,因为现在正是景气的时候,房地产市场正热。卖家开出天价,买家只能任人宰割。英嘉一再暗示,我和先生想住的地方,是全纽约市最难搞定的地方,我们一直找,一直找,一直找,怎么都找不到合适的房子。


02



哪间房子代表什么社会地位,我其实不是很关心——我和老公只希望在学区还可以的地方,找一间还过得去的房子就行了。但是没想到,就算我的标准相当宽松,一样不容易,弄得我很沮丧。中介一再一再告诉我们,纽约的房屋“储量”不多。此外我没想到的是,到别人家看房子是一种非常私密的体验,感觉很怪,好像在入侵他人的人生与空间。我看着他人的私人物品,看着他们的生活习惯。但事实上,我看不到什么个人特色。我发现上东区的风格都一样,每间屋子的布置都使用大量花纹布,而黄色和蓝色是最主要的色调。我很难想象自己搬进去之后要如何改造风格,我家的家具根本不搭。我无法想象我们一家人,我先生,我儿子,还有我,搬进其中一间公寓。哪个角落可以摆婴儿床?如果想生二宝的话,哪一间房间可以给二宝住?那间房子适合在家工作者吗?一堆问题在我脑海里打转。


某间公寓通过初步筛选后——学区对了,卧室数量对了,光线充足,景观还可以——隔天我先生就会和所有人的老公一样,过去看一看。此时女人们(英嘉、我、屋主的中介、有时屋主本人也会在场)会兴奋到不行,一直介绍,努力讨好男主人。我感到一阵荒谬,我和其他女人就像《命运轮盘》的美女主持人凡娜·怀特一样,“展示”着公寓,打开每一道门,打开每一个衣柜。我不是个会假笑奉承的人,但此时脸上却带着笑容,希望讨好老公,就好像所有人正在演一出戏,每个人都知道自己的角色。按照剧本,接下来先生会四处看一看,打量一下房子,中介会抓住他说的每一个字,仔细观察他每一个动作,希望找出他喜欢或不喜欢这间房子的蛛丝马迹。此时老公一般会礼貌待人,但不会太和蔼可亲,不会在中介面前透露自己的想法。他会很快在屋里绕一圈,然后立刻回到男人打拼事业的世界,再从办公室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他觉得刚才那栋房子如何如何。


03


美剧《欲望都市》剧照


我思考着在我未来的新栖息地,男女是如何分工,以及性别分工所代表的意义。不过我忍不住也想到另一件现实的事:如果是在亚特兰大,或是密歇根第二大城市大急流城,我们这次准备买房的钱,足以买有游泳池的豪宅。然而在上东区,只够买间破破烂烂的小公寓。每一间房子都一样,都位于公园大道、麦迪逊大道或第五大道等“尊荣”的地址,大厅都很豪华,闪闪发亮,还有人帮你开门,但上去之后……我每次看到房子内部都差点昏倒。上东区全身名牌的女人们,都住这种鬼地方吗?我经常难以置信。有些房子很干净,不管是厨房、浴室,还有房子整体来说,都称得上整洁,但就是一种年久失修的感觉。地毯都磨破了,不晓得是什么年代的产物,还有厨具一看也是很久了,而且墙壁发黄。另外奇怪的是,几乎每一间房子,都一定有个女佣正在掸灰尘,或是正在擦拭银器和折衣服什么的。


除此之外,每一间客厅,真的是每一间,一定都摆着相框和一些小纪念品,而且大家都一样,令人瞠目结舌。我造访的每间客厅,一定有一张年轻女孩的照片,旁边摆着她的毕业证书,学校不是布里莉就是史宾莎,也就是全纽约最难进的女子私立学校。另外也会有年轻男孩的毕业照……旁边一样摆着裱好框、以龙飞凤舞的烫金拉丁字母印制而成的毕业证书,发证的学校也一定是霍瑞斯曼、巴克立或圣伯纳等首屈一指的学校。照片中的男孩女孩,发型一丝不苟,年轻的脸庞上毫无皱纹,完美的笑容露出矫正过的牙齿。一天,我在八十几街和麦迪逊大道交叉口看房子时,突然像是被雷打中一样,恍然大悟——那些屋主之所以要卖掉自己的家,换成比较小间的房子,是因为不得不那么做。他们花了很多钱费心养大的孩子,如今终于毕业、或是可以独立了。这些年来,为了请人打扫,让孩子上高级私立学校,他们山穷水尽,但还是得维持一定的体面。现在责任已了,他们可以把大房卖掉,带着毕业证书还有管家搬进小屋子。


我恍然大悟的那天晚上,踏进家门后,重重倒在床上,问先生:“你相信有这种事吗?”那天我累坏了,心情低落,连续看了四间公寓,四间都有富丽堂皇的大厅,外加破破烂烂的旧地毯,以及第一志愿的毕业证书。




2019午夜蓝文学周历 x 诗歌主题周边 已上线


最迷人的午夜蓝,

是亲手撕下的文艺时刻。




文学照亮生活


公号:iwenxuebao

网站:wxb.whb.cn 

邮发:3-22 

扫描左边可进入微店

文学报



    阅读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最多200字,当前共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分享你的想法...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评论




    © [ GO八婆网 ]--您在海外的生活帮手

    最后更新:Sun Jan 17 2021 13:1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