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美国餐馆 纽约房产 理财 移民 旅游 美食 纽约 法拉盛 布碌仑 新泽西 费城 洛杉矶 三藩市 芝加哥 波士顿 加拿大 温哥华 多伦多

日期:2/2019 用户评论

美国本质是什么?离破产倒闭还有多远?

来源 | 至道学宫


一、美国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家伪装成国家的公司


关于美国的国情分析,结论大都错综复杂,众说纷纭。而实际上,美国并不是中国人所理解的,传统意义上的一个国家,而只是一家公司。如果像研究分析一家公司那样,来研究美国,那么很多关于对美国的迷惑,都能够迎刃而解。


为什么说美国不是一个国家呢?我们先来看看国家的界定。


首先,我们来了解下国家的起源。在之前的文章中,我们说过,国家的起源,是一些暴匪以强凌弱,为害天下百姓,圣人组织人民,戡乱除暴集体自卫,并按照互帮互助,以共同利益为基础,集体共同生活的产物。所以国家的第一天然属性,就是天下为公,保护所有的国民,为所有国民更优越地生存与繁衍而服务。这是一个国家最基本的政治伦理。


其次,国家是放大的家庭。是基于共同的宗法伦理而建立起来的超级放大版的家庭。所以,国家成员之间的关系,适用于家庭伦理,是家人和家人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人吃人互相掠夺和互相侵害的关系。可见,国家这个词后面是一个家字,不是白白这么叫的。


再次,开姓才能立国,国是要中国天子赐封,才合法。中国人民,为什么又称之为老百姓呢?因为在三皇五帝时期,大家都是共同的祖先。天子是家长,谁给家里做的贡献大,就给他分块地,让他带领一群族人去管理好生产生活,率领大家繁衍生息。其实就和我们平常说的分家是一样的。一家人生了很多的孩子,孩子成家了,总归是要分家的。


姓氏就相当于是这块封地的国号。比如沈姓,源自沈国;管姓,源自管国;卫姓,来自于卫国。那时候的国,是当时的行政区划单位,相当于现在的省市县。我们现在问别人,你是哪国人?古代都是直接问对方,你姓啥,知道对方的姓就知道对方是哪国人了。

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他俩悠然自得地走着,就像富人的脚践踏穷人的心那样踩着地上的鲜花。他们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而我却在思考着金钱在爱情中的地位。我想,金钱——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 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


后来黄帝赐百家姓,把天下的土地分为一百块,给中华大家庭分了一百个小家,于是就有了一百个姓。从那之后,百姓就成了中国人的代称。所以说,我们中国人都是拥有共同祖先的一家人,中国就是一个大家庭。


我们现在有名有姓的人,在黄帝时期,都是有封地有姓氏的王公贵族之后,都是炎黄贵胄。有些酷爱自卑的文盲,动不动说中国没有贵族了,只有外国才有贵族。看看自己的姓,就知道中国还有没有贵族了。没有华夏姓氏的人,在古代和奴隶是同义词。至于外国的那些所谓的贵族,都不是百姓的后代,都是没姓氏的贱籍,怎么可以妄称自己是贵族呢。


秦朝之后的庶民皇帝,建国的时候,都得从黄帝时期的百家姓上找根,不然法统上就立不住。


古代灭一个国,同时也要灭这个姓,然后再灭族。那些亡国奴,为了活下去,只能隐姓埋名。所以,古人对姓氏看得非常重,连姓都保不住,说明自己的这支家族要亡国亡种了。子孙有出息的,叫光宗耀祖,没给黄帝赐姓时期的那个伟大祖先丢脸。子孙不肖,叫家门不幸,有辱先人,愧对列祖列宗,丢了祖宗十八辈的脸。


现在的人乱改姓,给自己孩子起洋名,相当于是把自己从百姓中开除,自甘自贬为没姓的贱籍奴隶。这就是祖宗十八辈的脸都被丢光的行为。


西方人,以及其他的外国人,历史上他们一直都没有姓氏。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是被中国流放出去驱赶出去的,没有姓氏的罪人和奴隶的后代。记住我们前面说的,没有姓氏的人,都是奴隶。


有一些无知学者,把由百姓构成的古代中国,说成是奴隶社会,这是文盲行为。有姓氏的百姓,怎么可能是奴隶呢?


黄帝赐姓,百姓的后代,形了华夏族,华夏族后来又被人称为汉族。这是中国和中国人的起源。


由此可见,无论是从政治伦理上看,还是从宗法伦理上来看,从开姓才能立国的法统伦理上讲,美国都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只有中国,才是一个真正的国家。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学者以中国文化,来套美国,以国家的视角来分析美国,得不到正确结论的原因。


既然美国不是一个国家,那美国到底是一种什么组织呢?给美国这个组织进行定性,这是研究美国的一个首要问题。


答案是,美国是一家伪装成国家的公司。它存续的目的,不是为了国民的生存和繁衍,而是为了资本增值。存续目的,是为了国民的生存和繁衍,还是为了资本增值,这是区分一个有边界的社群组织,到底是国家还是公司的最根本判准。


二、美国这家公司的组织架构


公司的组织的架构,在管理和议事规则上,分为三会一层。三会是股东大会,董事会,监事会。一层是高级管理层。


对应在美国这家伪装成国家的公司上,股东大会,对应的是国会。由股东大会里的议员,再组成公司的董事会和监事会。参议院,对应的是公司的董事会。众议院,对应的是公司的监事会。


谁是美国这家公司的股东呢?洛克菲勒财团,摩根财团,花旗财团,梅隆财团,杜邦财团,等等,以及其他的各大豪族,布什家族,肯尼迪家族,他们才是美国真正的股东。每一个国会议员背后,都站着一个大家族。


美国的两院制,承袭自英国的两院制。在英国的两院制中,上议院由贵族元老组成,作为股东,有参政议政权利。下议院由平民组成,负责监督。美国的参议院相当于是上议院,众议院相当于是下议院。


公司设立董事会的目的,是让董事代表股东来管理公司,这就是代议制的体现了。设立监事会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董事会和管理层滥用权力,损害公司和股东利益,于是就设立了监事会这个专门的监督机关,代表股东行驶监督职能。


就像董事会的权力远大于监事会一样,英国董事会上议院的权力,也远大于作为监事会的下议院。美国董事会参议院的权力,也远大于美国的监事会众议院。


参议院董事会的最高领导参议长,对应的是董事会主席。众议院监事会的最高领导众议长,对应的是监事会主席。


美国这家公司的高级管理层,对应的是白宫内阁和国务院。美国总统,则相当于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和法人代表。但是这个法人代表的职能,是被阉割过的。因为美国法律规定,如果国会的某个提案,被总统这个法人代表否决了,不签字通过,国会可以忽略总统,直接表决通过生效。也就是说,老板通过的提案,总统只能签署,不签署反正也会生效,可见,这个总经理就是个摆设。


从有名无实这点看,作为美国这家公司总经理和法人代表的美国总统,和深圳那边卖身份证给人做法人代表的三和大神有一拼。


至于美国国务院,只是总统下辖的一个部门。它虽有相府之名,却无宰相开府之实。相府不准开府,这是一个比较好的地方。因为相府开府,必然会造成一国二主,一个国家两套权力体系的局面。所以,作为美国相府的国务院,它只是一个有名无实的机构,只是一个交际花部门。美国国务卿,则相当于美国这家公司的吉祥物,或者相当于酒吧迪厅里面的那种公关外联部经理。会喊麦,会直播,会喝酒,会跳舞,会聊天,精通网红带货,善于诱导粉丝刷火箭,才是一个合格的美国国务卿。

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他俩悠然自得地走着,就像富人的脚践踏穷人的心那样踩着地上的鲜花。他们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而我却在思考着金钱在爱情中的地位。我想,金钱——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 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


美国的公务员,联邦、州和地方三级,总共有2000万人。这是美国这家公司有编制的正式员工。那美国剩下来的两亿多人是什么角色呢?除了一部分人口,是这家公司体制外的皮包公司和临时工,其他的人,他们大多数都是韭菜。也就是说,我们平时所理解的,那个有3亿人口的美国,实际上是一个大型韭菜种植园。


经过上面的分析,美国的三权分立制度,就很好理解了。因为在一个公司里面,总经理不能立法,也就是说,一个公司得老板说了算,不能是总经理说了算,总经理更不能司法,生杀予夺,自然也得是老板说了算,总经理不能具有生杀予夺的权力。

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过了一会儿,我看到他俩悠然自得地走着,就像富人的脚践踏穷人的心那样踩着地上的鲜花。他们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了,而我却在思考着金钱在爱情中的地位。我想,金钱——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 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当张力雄抱着机枪扫射时,一梭子子弹从他胸前掠过,他只觉得右胸像被什么东西擦了一下,手一摸才发现右胸口袋里一本厚厚的土造笔记本被子弹打得粉碎,所幸没有伤着身体,但站在他右侧的旗语员小王却被打断了左腿。在这场战役中,张力雄遭遇了他一生中最重大的危机。战场上炮火无眼,正


作为美国这家公司总经理的美国总统,只是一个干活的打工仔。这里的立法,是谁说了算的问题。谁有权力给公司立法呢?公司的最高权力机构股东大会。谁是公司的所有者,谁才能给公司立法,谁才能说了算,这是非常容易理解的事。


国内的那些没见过世面的土鳖山炮傻瓜公知们,把美国的三权分立,吹的神乎其神,其实就是公司法层次的东西罢了。


所谓的司法独立,就是幕后的真正老板,把一个国家的政府变成站台搬砖跑腿的傀儡打工仔。谁在喊司法独立,说明背后就有一群野心家,要当这个国家的真正的老板。


分析完了美国这家公司的组织架构,我们再来看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

三、美国这家公司的财报分析


对美国这家公司进行财报分析,一个首要的问题是,我们得把作为大型韭菜种植园的韭菜美国,和作为一家公司的公司美国区分开来,不能混为一谈。我们说美国2018年的GDP达到了20万亿美元,实际上是指,这个大型的韭菜种植园的韭菜年产量是20万亿美元。


在韭菜年产量的基础上,收割下来的,才是美国这家公司的营收。也就是6万亿美元。


作为大型韭菜种植园的韭菜美国,它都种哪些韭菜呢?有集成电路,机电,汽车,飞机,大豆,医疗器械,生物制药,石油。还有服务贸易。韭菜类型并不是怎么丰富,比较单一。


而作为公司的美国,它的营业收入,对应的是财政收入,一年6.28万亿美元。这个数额,是作为总公司的联邦政府,加各地分公司州政府加起来的收入总和。其中总公司的营收是3.33万亿美元,但是支出4.11万亿美元,二者相减,去年全年公司亏损7800亿美元。至于地方各分公司,亏空更大。


按照目前的亏损速度,特朗普总经理接下来的几年,还要借债5万亿美元,才能维持这家公司的存续。


美国这6万亿的营收是怎么来的呢?我们来看一下它的收入结构。中个人所得税,社会保险占80%,公司所得税占9%。这个收入结构,给人的感觉就是美国的韭菜太惨了,一个公司,居然不割企业的韭菜,只割个人的韭菜,好一个官绅不纳粮。而且割韭菜的镰刀也比较黑心,用的是保险这把镰刀。


我们再看看美国这家公司的支出结构,钱都花在哪里了。退休金与失业金等占33%,医疗健康占28%,国防占15%,债务利息占7%,退伍军人福利占4%,这五项已经占了87%了,剩下的部分包括交通,农业与食品,住房与社区,能源与环境,教育,科学,国际事务,政府自身开支一共只占13%。


社保和医保,居然花掉了一半多的钱,韭菜割的太狠了,得多补种韭菜。国防的那15%的开支,一是为了镇压韭菜美国的韭菜们,二是去割国外的韭菜。至于怎么给国民提供服务,总共才花了13%。这更加说明了,美国是个不管人民死活的黑心公司,而不是真正的国家。


截止至2018年9月底,美国未清偿国债总额已高达22万亿美元左右。每年需要支付的利息也已升至6000亿美元左右。每年光借钱付的利息,就高达7%,这个高的不正常,后面应该会很快超过10%。


从上面简单的财报分析看,这家公司的盈利入不敷出,赚的不够花的,那怎么还没有倒闭呢?


联系我们日常生活就很容易理解,如果一家公司,一直亏损也没倒闭,那一定是它靠借钱在维持。美国这家公司,也是如此。到现在为止,这家公司总共借了22万亿美元。而且后面还会越借越多。因为后面开支减去收入的差额,会越来越大,债务越滚越高,后面的利率也会越来越高,利息自然也就会越来越高。


也就是说,这是一家已经被判定失去盈利能力的,永远也不可能扭亏为盈的,靠借钱才能存续下去的,令人窒息的僵尸企业。


但是非常好笑的是,全球资本市场的基本公设,就是假定美债零风险,也就是断定美国这家公司永远不会破产。并在这个基础上建立起来了全球信用体系。同时还有一个更好笑的事情是,全球的经济增长,全靠这家随时都要倒闭的公司不断的打白条来推动。更好笑的是,全球大学里面的教材和老师,都严肃认真的活在这个群体性的谎言中,认为他们学的是真理。


对于这样的一家靠借钱才能苟延残喘下去的公司来说,它什么时候会倒闭破产呢?问它什么时候倒闭破产,等同于是问这样一个问题,它什么时候才能借不到钱。


四、异常凶险的债务结构,美国这家公司离破产已经不远了


要回答这个问题,需要先分析美国国债的债权人结构,看看这些债权人一直借钱给这家公司,还能撑多久。美国这些国债70%左右,是由美国国内政府、机构投资者以及美联储所持有。国外债权人所持有的美国国债占30%多。


我们看最重要的几大债权人,就可以了解当前美国国债的前途,有多么的凶险。


美国国债的第一大持有者,是国家的国家养老金等机构投资者,他们持有了6万亿美元左右的美国国债。问题是,美国婴儿潮一代,正在陆陆续续的退休,要兑付养老金。这一定会让美国的养老金账户爆仓。这个账户爆仓的话,美国国债就失去了最大的债权人。


婴儿潮一代,是指1946年-1964这段时期出生的人口。1946年出生的美国人,现在是73岁,是婴儿潮一代里面最大的,已经退休了,但还没到婴儿潮一代的退休峰值。1964年出生的,婴儿潮最小的人现在55岁。眼看着就也要退休了。等婴儿潮一代全退休了,美国的养老金账户必然会爆仓。


更加凶险的是,前面的会爆仓,后面的收割不上来,会青黄不接,要揭不开锅。社保账户,医保账户的资产,是割韭菜割出来的。问题是,这些韭菜,目前已经被割绝了。基本上是涸泽而渔的状态。


现在80%的美国人都是月光族,用保险收割他们,现金流还可以持续的前提,是他们还能拿到下个月的工资。前些天白宫关门,才关门了一个多月,被停薪的美国公务员家庭,就已经揭不开锅了。只能到街上领救济,形同要饭。


综上可见,公司美国最大的债权人,风险敞口其实是异常巨大的,靠割韭菜是靠不住的。


第二大债权人是美联储,持有的美国国债有2万多亿。美联储现在已经在缩表,抛售所持有的美国国债,过去的一年多,已经减持了4000亿美元的美国国债,而且还要继续减持,这是对美国国债的挤兑行为。估计特朗普总经理会心想,怎么美联储这个浓眉大眼的最先叛变了呢。所以他一想美联储加息和缩表这个事就非常愤怒。


美联储的行为不难理解,因为在美国这家公司的破产清偿顺序中,美联储显然是要排第一的。排第二的,是那些机构投资者,也就是这家公司里面股东大会的那些幕后股东。排第三位的,是美国的韭菜。排第四位的,应该才是境外债权人。


美联储抛售美国国债,给人的感觉,就是在作弊暗地里悄悄启动了,美国这家公司的破产清偿程序。美联储是最靠不住的债权人。


第三大债权人是中国,和中国的关系,弄成这个样子,以后借钱可能没那么好借了吧。中国这个债权人,也是不稳定的。


第四大债权人是日本,持有了一万多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日本就一定能靠得住吗?显然日本更靠不住。日本人向来只服从最强的那个国家,一旦美国正式公开启动破产清算程序,日本人比谁抛的都凶,比谁跑的都快。


其他的小鱼小虾的,都是搭顺风车的群众演员,只要上面的主力持仓方向一变化,这些跟风盘跑的更快。人家卖力表演蹭顿盒饭也不容易,跑得快也有情可原。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来,美国这家公司的债务结构异常凶险。而且,这几大债权人,具有极大可能的共振效应,从时间节点上看,会同时触发清偿操作。这不是暴雷,也不是暴原子弹,而是火星撞地球。


按理说,一家公司不会放任自己公司的债务失控,美国这家公司,它的国债规模失控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五、美联储的秘密统治,美国同时也是一家伪装成国家的银行


当我们谈论美国这个名字的时候,其实它包含了三重内涵,背后存在着三个美国:公司美国,韭菜美国,银行美国。


他们的权力顺序是,银行美国领导公司美国,公司美国,领导韭菜美国。银行美国割公司美国的韭菜,公司美国割韭菜美国的韭菜。为什么一家公司,会放任自己的债务失控呢?这背后的原因,要从美元的发行机制说起。


第一步,作为公司股东大会的国会,先做债务上限的预算。也就是说今年计划印多少钱。第二步,美国政府发行国债,把国债卖给美联储,美联储把美元发行给公司美国。第三步,公司美国拿到钱之后,交给投行等机构,贷款给企业和个人。以及用来进行政府开支。这样美元就发行出来了。


第四步,美元发行出来之后,通过贸易逆差流入其他国家,形成其他国家的外汇储备。美元储备的储备,摇身一变,变成了其他国家央行的储备,然后其他国家的央行,根据这些美元来发行本国货币。


第五步,美元大量流出之后,再通过发行美国国债,和罪恶的剪羊毛金融战,进行回笼货币的操作。这就形成了一个货币从投放到回笼的循环。


从美联储的隐蔽统治来看,美国同时也是一家伪装成国家的银行。


银行的天职是什么?尽大可能的多放贷,尽大可能的赚取利息。这就是美国国债,一直放任失控,无限扩张的原因。因为只有美国国债这个毫无信用的储备扩张了,美联储的信用才能扩张,信贷才能扩张,利息收入才能扩张。也就是说,美联储控制了公司美国,把它变成了自己高利贷业务中的一个工具。


大家注意到了没有,作为银行美国的美联储,它是没有任何储备的。什么是储备呢,好比票号发银票,它得有银子才行。大家拿到它的银票,能兑换到银子,它的银票才具备信用。而美联储是以美国国债作为储备来发行货币,而美国国债,又是全是打白条,什么都兑换不到,毫无信用可言。可见,美联储根本就没有储备。


美国是一家永远不能盈利的公司,一家负债累累,丧失了偿债能力,而且根本不打算还债的公司,这是什么公司?对,这是僵尸企业。


银行美国美联储,是一家没有储备的银行,一家永远也不能收回贷款的银行,一家利率已经低到零的银行,而且也根本不打算收回自己的贷款的银行。这是什么?这是僵尸银行。


不仅公司成了僵尸公司,银行成了僵尸银行,韭菜美国,也成了僵尸韭菜种植园,不会再有新的韭菜可以收割了。


特朗普总经理面临的问题很严峻。他想保公司美国,希望他能够扭亏为盈,他还想保韭菜美国,希望这个族群还能够继续生存繁衍下去,不希望非法移民来吃他们家的韭菜,要建墙保护韭菜们。他还想摆脱银行美国的控制,但是这不现实,因为银行美国的股东,也是公司美国的股东,他作为一个受雇于人的总经理,幻想的太多了,这是僭越。


如此艰巨的历史重任,对年事已高的特朗普总经理来说,担子显得格外沉重了。而且,暴雷在即,海啸在即,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六、保公司还是保银行,这是个问题


特朗普总经理,想要扭亏为盈,要拯救作为公司的美国,必须得摆脱美联储的控制才行,不然它只是银行放贷的一个储备工具。已经丧失了以盈利为追求的公司天职。


从美国的案例来看,一旦央行独立出来,政府就会沦为银行体系进行信贷扩张的工具,受银行体系的隐蔽统治。所以,美国这样的伪装成国家的公司,要不想破产,首先得收编央行。把央行变成政府的一个部门,而不是本末倒置,让政府变成央行的一个部门。如果这一点不改变,特朗普想要保公司美国,理论上就是不可行的。


从现实生活来看,杠杆率太高,负债太高的企业,很容易被银行控制。沦为银行的傀儡。除非它能把银行贷款都偿还清。


站在公司总经理的角度上看,特朗普是想保公司,独立控制公司的预算和收支,争取尽快扭亏为盈。但是,一旦公司美国开始扭亏为盈了,把债务都偿还了,债务被注销了,那么美联储发行的美元,就要跟着被注销,高利贷业务,全球信贷都要收缩。这样会导致摧毁美联储这家银行。


如果保银行,就得持续不断的放任扩张美国国债的规模,走向债务的庞氏化,直到债务危机爆发,这家银行的信用被稀释到零为止。


可见,保公司和保银行,是互相矛盾的两个操作。保公司,还是保银行,这是个问题。共和党倾向于保公司,民主党倾向于保银行。


大家都知道,美国的孪生赤字问题很严重。孪生赤字,是指财政赤字和贸易赤字。比孪生赤字问题更严重的是美国的孪生破产问题。因为作为银行美国的美联储以一个实际上已经技术破产的公司美国作为储备来放贷,公司美国以一家技术上已经破产的银行美国的贷款来存续。


一家僵尸银行,和一家僵尸企业,两个信用为零的主体,互相作为抵押来创造信用。它们携手走向最后的破产时刻,这是美国的孪生破产问题。


孪生破产问题是无解的。首先,两者自相矛盾,不能一起救。其次,即便救活了其中一个,另一个一定会破产。再次,一个破产,一定会引发另一个的同时破产。所以说,公司美国和银行美国,存在孪生破产问题,而且此问题无解。


剩下来的问题是,美国什么时候会破产?


七、美国离破产还有多远?


未来三到五年,5万亿美元的新增国债,卖给谁?这是很现实的问题。前面我们分析过了,美国的几大主要债权人,都是不稳定的不确定的。都存在巨大的风险敞口。


如果借不到钱呢?那必然会引发公司倒闭,接着进入破产清偿程序。


所以说美国的大限,也就是最近这几年。再怎么苟延残喘,也极难挺得过特朗普的第二个任期。如果保公司派的特朗普不能连任的话,换民主党那边保银行派的人当总经理,公司美国会破产的更快更彻底。


孪生破产,我们前面说了,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建立在技术破产之上的信用体系,对美国这家公司的迷信,对美联储这家银行的迷信,这是孪生迷信。美国是一种迷信,美元更是一种迷信。


既然倒闭破产是无法避免的事,那么留给美国人的事情,剩下来的,就是怎么处理自己的后事。留给其他国家的事情,是怎么不要活人给死人陪葬,逃离韭菜美国,逃离公司美国,逃离银行美国,要想着未来怎么好好生活。


眼下的当务之急,不是怎么维护谎言的问题,不是怎么延续旧世界的问题,更不是救美国的问题。当前最紧迫最重要的任务,是怎么建立起来一个新世界。等旧世界崩溃了,新世界还没建立起来,甚至一点眉目都没有,那是要出大乱子的。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才是信用赖以成立的的公理。靠谎言和欺骗,所创造出来的虚幻的信用,它们必然也会破灭和消亡于虚幻。靠谎言和迷信建立起来的信用破灭之后,人们应该认真思考,信用的本质是什么,怎么才能建立起来行走在大地上的,坚如磐石的永固信用。不然,人类还会继续迷惘。


美国和美元,都即将成为过去时。所以一定要未雨绸缪,这个世界需要一个全新的信用体系,需要一套全新的秩序。更需要一种全新的命运。


若干年后,等我们这两代人都不在了。我们的孙子们,他们谈起这段历史的时候,他们会怎么说呢?


    发送中

    地点:美国, 日期:2/8/2019, 字数:32686, 关于:税 新闻, 次数:10



    快速回复

    GO八婆网 新闻 分类 旅游 餐馆 论坛

    -本页面有问题,联系管理员
    -关于GO八婆网

    © [ GO八婆网 ] 最后更新:Thu Feb 21 2019 08:4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