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美食 美国餐饮 纽约房产 理财 报税 移民 旅游 法拉盛 布碌仑 纽约 新泽西 费城 洛杉矶 三藩市 芝加哥 波士顿 加拿大 温哥华 多伦多

温哥华这些超恐怖的鬼故事,你肯定没听过正妹快报


DATE : 10 / 2018 | V: 1018
分享 评论


温哥华这些超恐怖的鬼故事,你肯定没听过

正妹快报

vanbaobao

介绍温哥华正妹,挖掘各行业达人,提供温村生活资讯,好吃好玩应有尽有。不定时发送奖品以及商家礼卷等等。 微网站已经全面启动,让您浏览更加方便快捷!

 你们都在关注〖正妹快报

你们都想揍〖C小编



我家的Audi是找他买的!

大温最全的日韩美瞳实体店



这个事情还得从高中时代说起。

在温哥华的校园生活总是轻松许多的。没有国内的填鸭式教育,没有补习班,没有高考压力,对于我们这些年轻人来说,总是会寻找一些新奇的事情来打发时间。


那个时候许多日本,韩国恐怖片上映,大家男男女女也总是聚在一起看,看的是又爱又害怕,总是被自己的朋友尖叫声吓得体无完肤。当时网络上也看了许多关于,笔仙,钱仙等等的故事和谣言,虽然看得让人全身发毛,但是心里其实还是有点不信邪的。就在某一天晚上,我们几个决定测试这些网络谣言。


浴室里的血腥玛丽


我很快的解释一下。


在中世纪有位欧洲的女王为了保持年轻,每天晚上必须用年轻女孩的血液沐浴,知道有一天人民受不了女王的恶行,终于推翻了她的统治。在她被处决之前下了个诅咒,也就是血型玛丽的传说。


回到正题,当时我们在其中一位朋友家,大家决定第一个游戏试试这个一直耳闻的传说。推来推去最后猜拳输的是我。当下觉得自己很衰小。。。其他人在厕所门外的客厅安静的等待,房子里是完全没开灯的,全部都用手电筒和蜡烛照亮。



其实在一个乌黑的厕所点着白蜡烛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倒影已经够恐怖了,我心里不断的胡思乱想,然后5 分钟之后开了门走出了浴室。


在此对当时的朋友说一声抱歉,其实当天我太害怕了,在厕所里默念99乘法表直到时间结束。。。根本没进行测试。


剩下的朋友一个个的走进去,然后都很安静的出来,其中有多少人真的做了测试我不确定,但是肯定的是至少有一个人认真进行了,也是接下来引发我们一连串发毛事件的原因。



五角星的呼唤

可能当时因为哈利波特的关系对于黑魔法,五角星等等这些宗教历史上充满神秘的东西我们一点都不害怕。当天晚上做过调查的我们还特地跑到大统华买了猪骨,牛骨,鸡骨等等。费用当然是AA

在地板上用蜡笔画了个挺大的五角星,点了拉族,然后将那些“食材”放在不同的角落。5个人里面有三男两女手牵手绕着五角星开始有节奏的念起了召唤的词语。(当时我们挑选了个名字最好念的恶魔)。 10几分钟过去,什么都没发生,大家也失去了耐心,结果那些食材最后被拿去煲汤了。


接下来这个画面在我脑海里印象一直非常深刻,大家在聊天开玩笑的时候,其中有一位女生要上厕所。而当她接近厕所门的时候,手对着门把做了开门的动作。但是我很清楚的记得她的手其实没有碰到门把,好像就是对着空气拧了一下,就进去了。(和血腥玛丽测试的是同一间厕所)


当下感觉到奇怪,但是回家之后一直觉得什么地方不对才惊觉到这一点。

摔碎的碟仙


过没几天,到了秋天的某个周末,大家决定来试试碟仙。这次到场的有八位同学,其中有一位拿出了在他哥哥在中国买的碟仙纸。然后还有一个小小的碟仙盘。看着上面有点灰尘,一位同学拿去了厕所说要清洗一下。进去没多久,就听到她哎哟了一下大家就很快的跑去看发生什么事情。只看到那个碟仙盘上面有泡沫,然后在洗手台里摔成好几片。

没办法,只好另外拿了个小碟子用红笔画了箭头。


召唤碟仙具体操作我就不说了,大家都知道,反正我们就是开始之前很慎重的把禁忌说了一遍。然后在此忽略几百字。

当时我们坐在客厅地板上,我是背对厕所的。在很有耐心的低头等待碟仙出现的时候,发现我旁边的朋友已经停止召唤。我看了他一眼,发现他眼睛直直的看着我们对面的一个女生。我向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发誓,人生第一次看到一个人的笑容可以这么诡异。


(网络抓图,大家别介意)

女生脸上带着眼镜,一直眼睛往下看,另一只对着正前方看着我们的方向,嘴角往上翘的非常夸张,但是还是一直发出召唤碟仙的台词。所有人都感觉到,手指尖上的碟仙,正在缓慢的移动,不过也就是那么一霎那就没什么动静了。最后象征性的请碟仙归位之后当天晚上也就不了了之。


周一上课的时候,发现好几个同学精神萎靡,都做噩梦了。幸灾乐祸的我,正准备耻笑他们太胆小的时候,想到了当天晚上女同学的笑容闭上了我的乌鸦嘴。


当天晚上就遭到了报应。

被窝上女人

当时刚刚搬家,住在Richmond一个很便宜的单人套房里,房东是白人。那个房间其实很酷,因为是房东把一个房间里的阁楼打通,吧阁楼变成了放床的地方然后原本的房间变成了我的书房。一个月$400刀真的很划算。


当天晚上,我一直心神不宁,全身感动很燥热。明明很疲惫但是却又没办法睡着。一直折腾到后半夜才入眠。很奇怪的是,睡眠中的我虽然身体沉睡了,但是我感觉到我的感官却非常清楚。眼睛是闭上的却能在黑暗中将房间看的一清二楚,唯一就是手脚无法摆动。(不知道各位有没有这种经验)正当我在享受这个奇妙的感觉时,我看到了我肚子上的有一个人性的黑影,慢慢的隆起。


越来越高。。


我看到了一个女性人形的黑色身影,长发,面对我但是却看不到五官。当时我很害怕,也很挣扎,然而却完全动不了。


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了,我全身紧绷的去了学校。


接下来几天,我连着做了同一个梦,但是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梦到了什么,我只能感觉到是同一个梦在延续。精神越来越差,眼睛越来越肿,面对其他同学的关心我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大概熬了一个多月才没有再做噩梦


。。。


万圣节快到了,大家是不是很兴奋


其实我们居住在温哥华也有很多离奇的恐怖故事和传说,今天把一些网友的亲身经历和历史传说整理出来,大家相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有时候这些诡异事件真的跟我们很近。。。


UBC 路边的女同学

大学的生活总是忙碌的,Jimmy和许多在温哥华的留学生一样,除了上课,读书之外,在周末也常常参加朋友的home pa, 或是去夜店。

因为住在UBC大学附近的关系,其他朋友不是住Richmond就是Burnaby, 每次聚会结束后Jimmy总是自己一个人半熏的开车回家。

在10月份的某个周末夜晚,3点钟左右。Jimmy像以往一样,开着车窗抽着烟的回家路上,一时兴起想往海边开过去。就在刚刚过了Chan Centre 左转下去时,车头灯照到在转角一位手拿着书包,低着头的女生同学。 女同学身穿白色上衣和深色牛仔裤,右手高高举起,拇指朝上代表找寻搭乘顺风车。

从来不曾载过这种顺风车的Jimmy忽然不知道为什么就将车停在了路边。

从后视镜里,昏暗的路灯下看着女同学缓缓的像他走了过来,一句话也没说的进了后座。第一次载顺风车的Jimmy英文不好,然后也不知道该问什么就二话不说的慢慢往前开,心想如果到了想下车,女生应该会说些什么吧。

UBC下坡去海边这条路,其实很阴暗,路灯非常少而且也有许多弯和死角。Jimmy开的非常小心,然后时不时的看看后视镜里的女生,只见到那个女同学一直在翻书包。就在Jimmy努力的想看清她的的时候,耳朵忽然响起了一阵女生的尖叫和急促刹车声。 Jimmy吓得急忙踩刹车,打开大灯看看路上什么都没有,想起了后座的女同学,回头正要开口询问有没有事情的时候赫然发现。

后座没有人。

瞬间Jimmy就头皮发麻,用力的深呼吸了几次之后,他将车头大灯转回普通夜灯准备继续往下开然后掉头回家的同时,眼角发现白衣女同学站在他的窗户旁但是是面向车头的。因为窗户没关,所以很清楚的看到女孩的右手小指头正在用一种非常诡异频率抽搐着。Jimmy完全不敢呼吸,压抑住自己大叫的冲动。假装没看到,缓慢的将车子打到D档,慢慢的往前开。脑子里拼命的叫自己别看后视镜,但是忍不住还是喵了一眼。

一样白色的身影,和高举的右手在路旁。。。

背景故事

UBC 大学进去,有一条长达3公里的树荫达到,行人不多但是车辆很多,常常在黑夜有个女子在路边出现,伸手想搭顺风车,但是当她上了车,人却消失了。温哥华大学有名的大学女鬼。在许多灵魂学会的档案中许多作者都提到他。

据说是在80年代有对情侣在车上吵架,女方一时生气下车结果在走回家路上车祸死亡。许多灵异协会调查过,确实有发现一些比较强烈的磁场翻译,而灵学者声称此类灵魂会在一直存活在死亡前最强烈的记忆里,来回的徘徊反复同样的事件。


本拿比Central Park的小男孩和失去小男孩的妈妈

Central Park一直是被公认为一个属于煞气比较重的场所,公园斜对面就直接是个公墓。公园和公墓虽然只差一个字,但是也不用建的离这么近吧。。。

晚上它们忽然想玩耍跑过来怎么办 = =。。。所以因为地势的关系和一些事件,使得Central Park一直以来都有许多鬼故事流传着。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湖边小男孩和失去孩子的妈妈。

据调查和网络一些消息,常常(不知道多常)会有人黄昏时在湖边看到一个小男孩很靠近的在玩耍。传说是溺死在湖里的幽灵。好像是已经存在很久了,老一辈住在那附近的居民都告诫自己小孩别在湖边跟陌生小孩游玩。

然后接下来是一个找寻自己孩子的妈妈(不知道是不是母子两)反正大概就是,在树林之中有个似若疯子的赤脚女人会嚎啕大哭,疯狂的奔跑,大吼寻找着自己的孩子。传说是在30年代,那时候发生了一些小孩离奇失踪的事件,然后有人看到在那一个地区的森林看到孩子玩耍的身影。结果某位失去孩子的妈妈跑进了森林寻找,却从此在没出现。

以下来一篇转自网友叙述的鬼故事


     地点在Burnaby Central Park附近。 那天晚上下班回家,由于心情超郁闷,所以我没搭车回家,而是步行从boundary走回metro附近。在经过central park的一条小路时。一个homeless向我要些饭钱,但是我身上只有卡,没钱。我问他和我去快餐店给你买些吃的行吗,他欣然接受了。


     把食物给他后,他并没说声谢谢然后直接走人。却对我说,这么晚了一个人走这么黑的小路不安全啊。我问他为什么,他给我讲了一个关于这条路的传闻。


     几年前,一个亚裔女子同她白人男友在metro附近租了套房。起初过得还算幸福,可时间长了,双方原本的脾气秉性便暴露出来,女的很爱小打小闹,稍微一不高兴就寻死觅活,一开始,男的还很怕她真的做出什么傻事来,所以对她百依百顺。可时间长了,换谁谁也烦啊,于是那白人男的在外面又有了第三者。毕竟纸保不住火,最终小三的事情被女的知道了,俩人便吵了起来,女的很伤心地离开了。


    自此以后,那白人男的在也没见过她,而这女的就莫名地失踪了。直到几个月后,一路人沿着小路遛狗,当那狗走到某一路段时,便向着一个地方狂吠。主人见事情有异,就沿着狗吠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附近苍蝇多了起来,按理说温哥华根本没什么苍蝇的,最终,那路人真的在树林里发现一具女尸。由于女尸过度腐烂加上蛆虫啃噬,法医肯难当时很难鉴定这女尸到底死了多久,只有带回做DNA验证。确认完身份,明确死因为自杀后,本来以为就完事大吉了,可事情才刚刚开始。


    首先,发现女尸的路人由于心脏病猝死于家中。而后,做DNA鉴定的法医也莫名的染病而死。再后来,那条小路便有了闹鬼的传说,有人说那女的自杀怨气未了,徘徊在这条小路,凡是半夜路过此路的人都会隐隐约约地听见女子哭泣的声音,这时,你要看到一女的蹲在路边千万不要理她,否则性命堪虞。后来,某一男子喝醉了在小路上闲逛,正巧看到一长发苗条女子蹲在路边抽泣,那男的便起了歹意,上去就从背后包住她,可一扑扑了个空。那女的就像雾似的消失了。但转天早晨,那男的便死于家中,至今死因不明。再后来,很多人都说自己在那段小路遇到鬼了,但真假谁也不知道。。。


   听过homeless给我讲的故事后,我毛骨悚然,也许别人会笑话我没胆量。当然,白天肯定感觉不出什么,但是如果晚上一人走在漆黑的小路上,难免不会想些什么恐怖的事情。
   所以,奉劝大家一句,先不论此故事真假,最好不要太晚回家,就算遇不到鬼,遇到坏人还是有可能的。

Richmond Sidaway的迷失者

Richmond Sidaway在C小编我高中时代曾经发生过一起高中毕业生酒驾冲进河里溺毙的事件。常年在那边开车经过的我每次都感觉毛毛的,因为只要看到有绑着花束你就知道。。。。那边出过事情。。。

来说个亲身经历

几年前吧,年轻为了可以多赚钱我在本拿比的大头仔厨房里做帮厨,洗碗,白天在某某办公室里做市场采购。大头仔那时候Last Call是1:30然后厨房收夜通常结束差不多要2:15-2:30. 在一天上班打工后还要开车回列治文是非常痛苦的。所以我通常就是走Marine上Knight然后走Sidaway St一路飚到Steveston.

反正是在夏天吧,某天收工我一样飙车回去,上Sidaway的时候发现当天雾很大,但是那边因为农村地区常常都是有雾气的,我也就没在意。一路像平常一样继续开,然后发现雾却越来越浓。开着开着觉得不对,平时这么久早就开出农场范围了,然后开始就有点毛毛的了。当时为了省钱,连手机都是用Winds, 讯号超级差,所以一看手机,果然。。。。nnd 没信号。

硬着头皮继续开,还好我是密宗的,嘴里一直念着经文,这时候看到我的前面左方有辆脚踏车往我的方向过来。。。我一看就知道有问题,所以油门加速,眼睛只看前方什么都不管就和脚踏车擦身而过。奇怪的是,明明过了,但是左前方又迷蒙的看到一样的脚踏车继续往我这个方向来。。。。

后来真的是不知道重复了几次同样的情形,我终于开出那片雾,然后到了Steveston…一出来我就只想开往麦当劳,有灯有人的地方去。然后看了时间已经3:48快要4点了。。

不对啊!我就算2:30 下班,怎么样也不会这么晚。。

肯定是撞邪了,反正不管你们信不信,我自从那次之后,只要是晚上我在也不会独自走那一条路。后来我都走5号路回家

温哥华公园鬼车

转自网友

那时候他也是刚到温哥华,在一个韩国人开的餐厅里打工。

有一次和同一个餐厅的同事闹矛盾,结果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打了起来。于是餐厅老板就报了警。警察来了一问情况就把他给带上了警车,由于他那时候的口语不是很利索所以解释了也没用,而且那个韩国老板似乎和警察关系不错所以他也知道只能哑巴吃黄连于是只好乖乖的上了车。

已经是半夜快凌晨的时候了,外面很冷。一个人坐在后面的车座位上,前面有护栏遮挡着。两个警察上了车,似乎抱怨了几句然后就开车走了。一路上三个人也没多说话,就听到车上电台在叽里呱啦的说着英文,好像什么地方又打架了等等这种事情。他以前也没去过警察局所以也不知道怎么路线,后来只看到警察开车进了一个很大的公园,可能是想找个近路吧。

不过开着开着就觉得不对

因为就算是公园的话,那晚上应该也有路灯,可是这个公园里却一点亮光都没有。全靠车头的灯在那里照明。并且那路照上去好像永远没有底一样。

不过当时他也没害怕,因为毕竟车上有2个警察在。慢慢的他就靠着车窗一边睡着了。可是等他醒了以后才发现,这车也不知道停在了什么地方,而且车前面的灯也不亮了2个警察都躺在驾驶座上,脸色和表情都相当的痛苦。他连忙用简单的英文询问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那2个人好像没有听到一样,嘴巴里一直重复着同一句话:“DON’T OPEN THEDOOR!”这句话他还是听的懂的。可是这就奇怪了明明这2个老外好像是病了为什么不让开车门呢?他也急的没办法了因为万一真的出点什么事情,他也怕背黑锅啊!

过了差不多5、6分钟的样子,突然感觉背后有亮光他连忙回头看,远远的就看到好像有辆车正向这里开过来。过了一会越来越近果然是辆轿车。他心想终于得救了,可是没想到前面的2个警察的反应更强烈了痛苦的不知道怎么好了。不停的敲打着自己的胸口好像很闷的样子。他连忙通过车窗向外面挥手想要求救,但是2个警察发现了立即大喊STOP STOP那声音大的吓人,就好像要把他给吃了一样,吓的他立刻停止了呼救。眼看着这车慢慢的从身边开走,等那车的微弱灯光都消失了,那2个警察好像如释重负一样终于喘了一口气。

开出了公园,找了个街角就把他给放了,并且威胁他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能对任何人说。不然有他好看的!

当然了能够被释放他也就自然答应了。可是事后回到家里他就在想那2个警察的奇怪举动到底是因为什么?后来他实在是好奇不过于是就去做了调查,结果才发现原来那个公园里经常会发生一些离奇的车祸案件,而且都是在晚上。

有幸存者说晚上开车穿越公园的时候会突然感觉心脏难受,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压迫着一样。然后会有一辆老式的轿车从身边开过。但是那车没车牌,也没有驾驶者。当他开过的时候你千万不能打开车门或者车窗不然一定会没命。当地政府为了这个事情也做过调查,但是都没有什么结果(也可能有结果不公布吧怕影响不好)这样一说他就觉得这个事情可以解释了2个警察可能是为了早点下班所以走了近道结果没想到正好遇到鬼车,所以千叮咛万嘱咐的千万不能开门开窗。(C小编猜应该是Stanley Park )


闹鬼的温哥华“名”豪宅

在溫哥華市東區,有一幢豪宅,很有名的豪宅,它的有名不是因為豪華,而是它有著一段很離奇的身世。

這幢豪宅是白色系,主廳堂部分呈圓形,上方有高聳的尖塔,乍看之下,有哥德式建築(Gothic architecture)的風格,這幢豪宅我沒有辦法描述得很完全,因為,現在經過它的門前,往往大門深鎖,你站在遠遠看,可以看到聳出來的塔尖。


據說,豪宅起碼有二十年的歷史。

最早的主人是一名白人律師,與年輕漂亮,任職會計師的妻子和兩個孩子同住,畢竟是大宅,打理起來相當麻煩,而且還有年幼的孩子要照看,律師夫婦商議下,決定聘一位女傭人,登報不久,他們找了一名才二十歲左右,剛剛以獨立移民身份到加拿大的巴西籍女傭。

那是一個天氣剛要轉趨炎熱的的初夏時分,會計師妻子,因公務必須遠赴南非出差一個月。 一個月,就改變了這幢豪宅的命運。

某個上午,巴西女傭把孩子都送到了附近的託兒所,自己穿著一身清涼的衣服,一個人做家務,那律師則忘了帶客戶出庭的文件,匆匆趕回家取,哪知道一進家門,看到女傭的清涼穿著,一時色心大起,將女傭強暴,臨出門回律師事務所前,還丟下了幾張污辱性的鈔票在地上。

那女傭一時無地自容,想著不知該如何面對遠方的父母,羞愧之下,當天下午,就在地下室的女傭臥房割腕自殺。

律師將事實隱藏得很好,基於防止模仿的理由,自殺事件在加拿大,是禁止傳媒報導的,因此,一個月後,會計師妻子回來,也只當是家中發生了一件憾事,心想,大概是女傭難奈想家的痛苦而走上絕路。

不過,律師一家開始發生奇怪的事,先是妻子半夜會聽見木板地面有腳步聲,一時急一時慢,而年幼的孩子,時不時也會跟媽媽說,看到女傭在二樓窗口要找他們玩,整件事,只有律師心裡知道是怎麼回事,跟妻子商議後,決定儘快搬家。


一二十年前,溫哥華的房地產生意沒那麼紅火,買賣交易都很快,不到兩個星期,律師一家便搬到了另一個城市。

新的屋主是一名希臘餐廳老闆,有一個七十多歲的老母親,和妻子及三個十多歲的子女,這家在交屋的第二個星期才搬進去,搬進去是下午,傢俱還未搬進去,大廳內都是一大綑一大綑的皮箱木箱和紙箱,餐廳老闆一家晚上只能先鋪毯子睡在木板,但第二天一早起床,醒來,一看,全家竟然橫七豎八地躺在大門口的花園內,這老闆嚇壞了,幸好那是夏天,否則,一家恐怕就要凍斃在自家門前。想都沒想,餐廳老闆第二天立刻為全家安排改住酒店,想方設法把這鬼房子給賣了。

後來,聽說這屋子還轉了幾手,幾個新屋主的遭遇都跟希臘餐廳老闆類似,人們的解讀是,那女傭的魂靈就是等著律師一家再回來這個豪宅。但事實根本不可能,這幢豪宅的現任屋主,是一貫道的組織,他們在屋內設了佛堂,或許是為了要鎮住屋內的邪氣和冤氣。距今又過去很多年,再也沒聽說過鬼怪的事發生。

曾聽過有導遊介紹這幢房子時,特別交代:千萬不要在這房子門前,討論這房子的奇怪身世,否則自己也要倒大楣,所以,至今我若有機會與友人經過這幢現在已是一貫道場的哥特式豪宅時,頂多就是向朋友指一指,先要他看看,看完了,走離那幢豪宅起碼有一公里遠時,再告訴他這幢一貫道場的離奇身世。

(後記)這故事真有其事,也真有其屋。很多來過溫哥華旅遊的人都聽過,也有可能看過這幢豪宅。



大家都听过的Stanley警察幽灵

這個故事發生在溫哥華"StandlyPark" . 
有一對男女晚上開車到"Standly Park"裏遊車河。 
到了晚上個park裏面是沒有街燈的。 
他們開車到了個"park"中心。 
突然,有一架警車出現,還要他們停車。 
他們停車後便看見一個警察行過來。 
警察對他們說:「你們已經超速,要比告票你們」 


他們接到告票後便離開個park
數日後他們便到告票處交罰款
想不到那裏的工作人員對他們說 

「在告票上簽名的警員,在三年前, 在"standly park"裏捉快車時被車撞死了」



高贵林某一house,来到温哥华,发现这里的建筑都是成田子型的,这样固然方便找路。可懂点风水的朋友的都知道,十字路口把角不住人的道理,尤其南北朝向。加上温哥华一年四季阴雨连绵。这样的屋子一定具阴,没死过人还好说,否则,便会成为所谓的阴宅。


这栋house地点不说,总之是一栋很老的别墅了,现在有可能被拆重建了。


这房子的主人是一个孤老太太,由于儿女都在外省有自己的企业,所以平时不方便回家。老人虽然吃穿不愁且有大房子住,可陪伴她的只有一只从小养到大的黑猫。可不幸的是,毕竟猫的寿命有限,能活15年就算成精了。最终,黑猫死于家中,而老太太也由于伤心过度,睡了一觉在也没有醒来。而后,这所房子被老人的子女卖给一中国夫妇。


起初入住时,这对年轻夫妇感觉不错,周围很安静的,view也不错。可没过几个月,家里的小娃娃有时哭个不停,有时却自己傻呵呵地望着天花板笑。而后,夫妇长长在半夜里可以听到喵呜的猫叫声,弄得人起鸡皮疙瘩。过了一段时间,夫妇感觉事情不对,便请了个风水先生帮忙看了下。先生一看便看出了机关,说这房子具阴,娃娃笑是由于有“人”逗他开心,哭是因为小孩子害怕动物,可由于之前的房主是善终,死时并没什么怨气,所以不会害人。但毕竟是阴宅,凡是住阴宅的人无论事业,还是爱情都多多少少会受些不好的影响。夫妇听后,脸色有些难看,没过多久,这房子便再次易主了。


后来,这房子便空了,有人说半夜回家时会看到一位老奶奶坐在摇椅上抱着她那黑猫呵呵地笑着。


New Westminter 河边的水鬼


New west Frasier河的岸边。 这个故事是发生在我朋友身上的。那天,我朋友告诉我他前些日子交了个女朋友,想请我帮他把把关(其实说白了就是臭炫耀自己)。下午6点,我准时到他家帮他忙活晚餐,终于7点差不多完成了。过了十几分钟,听到门铃声,朋友便去开门了。第一眼看到那女生,感觉长得蛮不错的,很文静,说不上漂亮,但也强过外面那些庸脂俗粉。于是,我们坐下来一起边吃边聊,看得出我朋友着实很喜欢那女生,可我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说不上来哪不对劲,总之她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

饭后,朋友提起出去散散心。于是我们三人便漫步于岸边上,由于我不想当电灯泡,便谎称自己想去喝点咖啡。朋友也领会我的意思了,便高兴地让我滚蛋了。

此时已经晚上8点多了,太阳几乎已消失在地平线上,天色慢慢地变暗,偶尔微风徐徐吹来给人一种很爽快的感觉。喝着自己手中的咖啡,看他俩坐在河岸的长椅上,是羡慕,是祝福,多少也有些嫉妒吧。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20分钟也许。只见我朋友慌慌张张地跑到我面前,拉起我就走。弄得咖啡洒了我一身,我问他怎么了,他也不回我。只是让我快点和他回家。到家后,他才把事情原委说出来,原来,他和他女友坐在长椅上聊天时,突然手机响了,朋友接过电话,里面传来一熟悉的声音“是XX吗,明天我不上班,陪我去逛街好吗,早上去你家找你”。而那声音,正是他女朋友的声音。 那么,坐在他旁边的那位是谁,他自己都不知道,也不敢去想。 这时,门铃声响了,我俩吓得谁也不敢去开,过了一会,门外传来了乓乓的敲门声,渐渐地声音变弱了,最终消失了。

翌日,我准备回家,可打开他家大门发现门外的地摊全都湿了,就像刚从河里捞上来的破抹布似的。

后来,我问了一位先生,先生说那是水鬼抓交替,亏了那天的一个电话,否则,不知道我朋友的下场会是什么。

现在想想都感觉可怕,夜深了,总感觉我身边的人自己到底认识不认识?

追加一些小故事


地点:UBC Marine Drive 
事件:一人晚上开车从UBC回温哥华方向,不晓得什么时候后面追上了一警车,被pulled over。警察下来说那人超速开了张罚单。隔日,那人去付款,办事处的人却说那张罚单无效,那人很好奇说为什么,办事处说那警察好几年前在Marine Dr.附近因公殉职,是被超速车辆撞死的。


故事二: 
地点:King Edward Ave. 夹 Main St. 事件:相信很多人都发现在King Edward上,Main以西那有一栋很阴森的屋子,墙外被人写着“巫婆”之类的恐怖字样。没错,这是温哥华一所著名的鬼屋。当年一家子看到房子便宜便买了住了进去,过几天丈夫莫名奇妙的生病死了,儿子也失踪,老婆也变成了疯婆子最后也不知去向。后来有一牧师和他儿子住了进去,然后镇压住了里面的鬼。在41街靠近Victoria St.也有一所类似的鬼屋,具体情况不明。 

故事三: 
地点:29 Ave. Skytrain Stn附近 
事件:不晓得有多少人晚上坐捷运路过那,不管冬天还是夏天路过Slogan和29街时都会感到一股很重的阴气。据说很久之前在那有一个年轻女子被奸杀,而且听说当时还有目击者胆小怕事见死不救。可能那女子死不瞑目,阴魂一直在那附近游荡。据说有些人晚上路过那都会听到女人哭泣的声音。可信度不详,有心者晚上可以到那体验。


故事四: 
地点:Burrard Skytrain Stn.
事件:坐过捷运末班车,而且在Burrard上车的人不晓得有没有注意到,从隧道口会听见很沉重的脚步声。听说那些是在当年车站施工时因意外死亡劳工的脚步声。(寒·····之前经常从那坐车回家) 

故事五: 
地点:UBC Marine Dr.
事件:41街刚上marine那段,黎明前的一段时间,会有白人女鬼,穿白色衣服,在那过马路,两个方向的车都能看得到,从树林里头走出来,往南面的住宅区走去。据说是那段路刚修好时,还没有路灯,然后就被车撞死了。


故事六: 
地点:UBC Marine Dr.
事件:没灯的那段,如果你晚上开过去的时候看见路边有个老头在往UBC走,在开到有灯的路段之前千万不要看后视镜,不然你会看见那个老头坐在你后面朝你笑。据说那老头是神学院的交流学者,晚上往UBC走,在marine上想搭便车,没人停,后来老头死在了路上,死因不详,从那时候就有了这个传说。

故事七: 
地点:UBC Marine Dr.
事件:公车站等车的亚裔女鬼,marine中间有条岔路进ubc南校区,那个分叉有个公车站,离路边很近,以前还没灯,传说某女研究生做完研究后回家,但晚了,公共汽车都没了,想搭便车,没人停,后来就被撞死了,于是每年那天深夜都能看见她等车。


故事八: 
地点:UBC 
事件:宿舍楼梯间里的女鬼。这个很多人都见过,一东亚裔女性,长发披肩,身材姣好,见过正脸的说没脸,我没见过正脸,只见过背影。ubc marine res住过的都知道那电梯的德行,没事老坏,所以用楼梯的人还挺多。我是半夜三点下楼洗衣,路过二楼时,见一白衣女性,面对墙角,蹲着抽泣,当时估计和bf吵架了自己在那哭,没多想。后来事过俩年后,偶然和朋友谈起鬼时,才听说这女的是鬼,很多人都见过。


故事九: 
地点:Downtown某泰国餐厅(不说名字了,影响不好) 
事件:听我打工地方的经理说的。因为他之前在那上班,晚上发生的一些奇怪的事情。大家都知道泰国餐厅里有很多奇怪的佛像。事情发生的那天因为一个员工忘了给佛像上贡品,结果那天晚上的生意特差,而且来的顾客要嘛就是行为古怪,要嘛就是特意找茬。打烊的时候员工都回家了,剩下经理一人。因为最后他要检查所有的门窗等等。突然他听见洗手间里有冲马桶的声音,于是他进去检查,结果没人。他以为是幻听,出来后又听见冲马桶的声音,他背后一凉,马上整理东西走人。走之前路过吧台,发现原有放在吧台上的一尊佛像也莫名其妙的被移到一个餐桌上。隔天那个忘了上贡品的员工就没有show up,经理打电话去也没人接听。。。


故事十: 
地点:某一节Skytrain车厢 
事件:常坐Skytrain而且观察入微的人可能有发现,有一节老式车厢里的一个座位上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芬兰(不确定,反正就是欧洲的某个国家的)的公主在18几几年的时候曾做过那个位子。”事件是一人一天晚上坐千年线(坐过这条线的人都知道10点后车上基本没人)回家,那节车厢上只有他一个人。那时车在Burnaby Lake那站停车后上了一位穿着高贵的中年女人。那人很是好奇,就一直盯着那女人看,而那女人也只是一味地盯着车窗外看,一动不动的。那人跟女人打招呼可那女人也没反应。等他到站下车后他还是很是奇怪,于是回头往车厢里看了一眼,一个人也没有。他又走进了车厢,发现了那个座位上的牌子。于是他回家后查了那个公主的资料,其实那位公主在前几年已经去世,在她的回忆录里曾写道温哥华是她一生难忘的美丽城市。


故事十一: 
地点:Kingsway
事件:夜班车N19巴士司机在kingsway那接上了一位亚裔老人,老人艰苦地拄着拐杖上车后就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就那么一直静静地坐着。不晓得为什么在路程开到一半的时候,车上所有的乘客都下车了只剩下那老人,而且一路上都没人上车。车开到kingsway在burnaby一处比较荒凉的地方的时候坏了,于是司机准备下车检查,结果这个时候老人又哭又闹的说起了广东话。因为司机是白人,不晓得他在说些什么,在百般无奈下只好打了911报警。在等警察到来的时候老人情绪失控,于是下了车,朝马路中央走去,还没等司机反应过来,这时对面来了一辆轿车高速撞上了老人。轿车急刹车,轿车司机惊慌失措地下了车往回走,没看见老人的踪影,只看见公车司机目瞪口呆地望着现场。轿车司机问公车司机是不是撞到了一个老人,那公车司机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可能是撞上了鬼。后来据了解,在kingsway靠近12街那有一处殡仪馆,老人就是在那上车的。后来据公车司机描述,那老人当时穿的就是中式寿衣。而且,那老人听说是在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死的。。。(寒。。。。)


故事十二: 
地点:DT某Hotel
事件:在某家hotel的11楼 (1楼是卖l*)。超多人说半夜看见一个老太太穿红色的衣服在走廊里走,很nice, 对人没有恶意,这件事情上过杂志,电视。后来很多人过来就是要住那里,见见她。。有见到的,也有没见到的。。。 后来翻查当年的纪录,在建hotel前,老太太住那里,where是个农地。后来病死了。


故事十三:
地点:Richmond某打桌球的地方(好像是Q1?)

事件:就是有人上吊,不知道原因。随后那里打球就阴森森的。也有人说在女洗手间,抬头看到镜子里有人背对着,但一回头,没有人。后来owner找人做法事,进行到一半,保险丝突然跳了





温哥华最靠谱的雅思补习机构

让你美一辈子!再也不怕变老




有任何问题请联系

vanbaobaomarketing@gmail.com

    阅读

    评论


    © [ GO八婆网 ]--您在纽约的生活帮手

    最后更新:Fri Jul 12 2024 15:0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