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美食 美国餐饮 纽约房产 理财 报税 移民 旅游 法拉盛 布碌仑 纽约 新泽西 费城 洛杉矶 三藩市 芝加哥 波士顿 加拿大 温哥华 多伦多

看看国外各具特色的家庭农场,涨知识啦进口农机


DATE : 3 / 2019 | V: 891
分享 评论


看看国外各具特色的家庭农场,涨知识啦

小农人
进口农机

销售世界各国高端进口小型农业机械,提供各种果园田间机械化操作解决方案及提供世界最新小型农业机械化操作的讯息!

对于美国人来说,农场主是一种令人向往的职业,相当于国内的白领阶级。可在国内,20亩地以上的农民,同样是叫农场主,但只能是“白领”。这个白领指得是一年的收入给工人发完工资、还清买农资的钱,这一年的收入就白领了。

都是规模化种植,为什么美国农场主能有收入,而国内农场主却很难盈利呢?

除了美国的高额农业补贴外,还有这一大原因决定了国内农场赚不了钱。

在美国,大部分美国农场主都有一套完善的互联网农场管理系统,这一套系能为美国农场主提供人员管理、农作物病虫害检测、农产品销售渠道对接等服务。

有了这些服务后,美国农场主能把农场的种植成本优化到最低点。比如,销售渠道这一块,中国的销售一般都是等农产品采收下来再去联系收购商进行收购。这样很容易产生农产品滞销的问题。

而在美国,通过这一套互联网农场管理系统,可以提前对接销售渠道,在农产品还没有成熟之时,就完成了农产品的预售。一般是供销到了城镇的社区里,也就是我们以前常常听说得美国的社区支持农业模式。

在中国,只有农产品电商来解决一些零售的问题,但是能解决大宗交易问题的平台国内并不多见。


据统计预测,到2050年世界人口将突破96亿,且有66%的人将会住在城市。那如何 “喂养” 这群数量庞大的人群,就成为了亟待解决的议题。我们开始在植物身上寻找更多共存的可能性,各类富有想象力和生活气息的农场也慢慢走进身边……

▲ 在一万五千年前,地球上还没有一片耕地,可到今天人类的开垦耕地面积已经像一个南美洲那么大!可尽管如此,我们仍在担忧着自己“吃不饱”

· 纽约雷克斯岛Green House ·开在监狱里的绿色农场

自1996年起,全美推行绿色监狱计划,其中最大规模的,就是纽约雷克斯岛监狱的绿家园计划(Green House)。

10年内,这座监狱里约有550名学员一起联手,将曾经杂草荒芜的地区逐步打造为纽约市内最大的都市农场,里面有蔬菜农场、药草园与林地花园。

绿家园里每年生产的农作物约18吨,其收成作物和衍生产品会供应给纽约的中小学校营养午餐、社会福利机构、社区图书馆或监狱厨房,还会捐赠给低收入户社区、游民避难所等。

在寒冬季节里,农场的休耕温室则会变身木工教室,监狱学员可在此制作各种园艺材料等。

“绿家园计划” 给这些监狱囚犯提供了新的教育计划,透过与自然土壤的连接,改善他们的心理状态,从而增强对自我生存价值的肯定。

与此同时,此计划培养了他们在出狱前能够具备基本的园艺技能,得以在艰困的城市生活中安身立命。

· 东京Pasona Urban Farm ·一起工作外也协作耕种

在东京,著名的人力管理顾问公司Pasona的总部大楼被一层 “绿色外衣” 包裹——达1528平方米的外墙,形成了都市繁华街区中难得一见的 “绿色窗帘”。

不仅如此,这栋办公大楼里,还有建造了一座 “都市农场”,其作物在收获后则供应给公司食堂。

员工可以在里面自种自食,于工作中收获自己的食物。这座写字楼里的农场强调“零食物里程”的概念,试图真正做到从农场到餐桌的“一步到位”。你会向往在这里上班吗?

设计师YoshimiKono说:自从完工使用后,大楼里的员工见面不再冷冰冰的谈些公事,他们会讨论西红柿的成长,菜苗的茁壮,甚至一起收割稻榖。

在一楼,稻田一年可收割三次,每次达50公斤重。碾好的米粒同样提供给员工餐厅(尽管数量无法喂饱总公司内的两千名员工),一年的收成量大约能做出3000个饭团。

可员工在餐厅的反馈是,它们吃上去,口感真不一样呢!

不同于一般写字楼里的园艺花艺,这样的 “农田” 增加了员工间的协作默契,也让生活在繁忙都市里的人们体会到 “食与食物” 的根本。

河谷市是一个典型的农业区,沿途所见都是一望无际的农场和高大的储粮罐,由于正值春季,地里没长庄稼,露出黑黝黝的土地。

格雷格的“家”并不是农家小院,而是一栋普通的两层民居,看上去跟美国城镇里的大多数私人住宅没有任何区别。

美国家庭都很注重厨房和餐厅的装饰,格雷格家也不例外。

厨具整齐地摆放在壁橱里,操作台整洁而明亮,冰箱、洗碗机、电磁炉、烤箱、微波炉等一应俱全。最让人感兴趣的是电动垃圾处理器,这台机器能将大量的生活垃圾压缩处理。

格雷格夫妇的农场和牧场,加在一起大约有3000英亩(1英亩约合6市亩),农场的主要农作物是大豆、小麦、玉米和荞麦。格雷格夫妇共拥有185头母牛和8头公牛,所有这些牛都是肉牛。

每头牛的两只耳朵上都戴着一个橘黄色的塑料卡片。这是牛的身份证,上面有牛的出生日期、亲属关系及编号等信息,所有信息都可以通过电脑一览无余。

格雷格说,全部家当包括农场、牧场、房屋、牲畜、农机具等在内,总价值约为120万美元。为了打理这120万美元的家产,平时忙得不亦乐乎,需要同时扮演许多种角色:

农民、经理、会计、机械师、焊工、木匠、兽医、化学家、农艺师、教师(向帮工演示如何当农民)、市场营销师、投资者、餐馆老板(格雷格家与别人合作在华盛顿开了一家高档餐馆,专门经营北达科他州的本地菜)、电工等等。

格雷格根本就没有时间休假。

仅占全国人口1.8%的美国农民,不仅养活了近3亿美国人,而且还使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2014年美国农产品出口达到创纪录的1523亿美元。如果离开了高科技,这样的农业奇迹根本就不可能!

格雷格的仓库里堆放的农业机械令人眼花缭乱,美国农业机械化普及程度高,看来确实名不虚传。联合收割机、四轮驱动拖拉机、风钻机、农用轨道拖车、捆草机、播种机……这些农业机械的总价值大约为22万美元。

很多大型农机是格雷格从别的农民手里买来的“二手货”,小型农机具则大都是原装货,很多还都是从中国进口的。格雷格十分珍爱他的“秘密武器”。

这套自动驾驶和卫星定位系统是他今年春天花7500美元买的,可以使拖拉机由电脑控制作业,无需人工操作,而且耕地质量高。在使用GPS全球定位系统方面,格雷格算是后来者。

实际上,已经有20%的美国农场开始用直升机进行耕作管理,很多美国中等规模的农场和几乎所有大型农场都已经安装了GPS定位系统。

(耕种离不开先进的农用机械,1人耕种3000英亩土地)

格雷格说,美国农业以市场为导向,农民根据市场信息独立做出生产和销售决策。美国农业的信息化程度已经高于工业,上网、读报已成为美国农民生活的一部分。离开了准确、及时、权威的市场信息,美国农业将无所适从。

美国农民有没有特别担心的事情呢?格雷格夫妇异口同声地回答“有”。

他们最担心两件事情:

一是现在的美国年轻人大都不愿意当农民,农村面临后继无人的困境;

二是工厂化农业对传统家庭农业的威胁越来越大。

· 丹麦 Impact Farm ·可自行 “组装” 的农场

如果,只需要花10天时间、把所有元件组装起来,你就能拥有一座两层楼高的开放式农场,而农场里的作物产量可达每年6吨。

你会不会很心动?

2015年6月,第一座Impact Farm被设置在丹麦哥本哈根的一个社区死胡同内,创办人Kj?r表示:

“正因为这里 ‘鸟不生蛋’,我们才可以观察将发生什么,整个社区的生态会不会因这个农场而改变?”

创办团队不断测试 “组装式” 农场的商业模式。

在这片并不大的面积里,产出的蔬菜会卖给农夫市集与餐厅。人们透过经营农场,不仅可以提供社区营养的食材,同时也给他们创造了新的工作。

因为这些可以移动的 “组装元件” 无论是安装还是拆卸,都不算麻烦,所有材料都是再生利用,既环保又可持续。

所以对创办人来说,更深刻的意义是能够借助这个模式,在更多闲置地区安放小型且能动性极佳的 “组装” 农场,并以散装的形式拼凑起社区的绿色地图。

· 伦敦 GrowUp Urban Farms ·高密度鱼植共生系统

GrowUp城市农场成立于2013年,由Kate Hofman和TomWebster创建,采用对社区、环境有益的可持续方式,供应当地市场,以应对当下和未来的居民需求。

随着发展,这个农场衍生出了一种GrowUp Box(成长盒子),是将鱼植共生系统复制在一个个小型的 “箱子” 里,它们的特点是:占地很小,但可灵活使用。

如图所见,在一个20英尺的装运容器里,鱼被养殖在特别定制的贮水池里,以确保它们有足够大的空间去生长。

贮水池上面,绿色蔬菜被种植在垂直柱状物上。贮水池里的水会在循环过程中流经柱状物,此时鱼儿的废弃物便成为400余株作物的养料……这样生长的鱼儿和绿色蔬菜会向当地餐厅出售。

这个伦敦第一家商业鱼菜的共生城市农场,创建于城市东部工业区的一个闲置仓库里,如今已可以每年持续生产约20000公斤色拉蔬菜、草本类植物及4000公斤的鱼。在狭小范围内形成了生物链的闭环。

· 新加坡 Skygreens ·农田变大楼,节能环保的垂直农业

新加坡作为绿地覆盖面积为50%的 “花园城市” 国家,却仅有7%的农作物生产于本国,绝大多数蔬菜需要依靠邻国进口。(图为新加坡农场节)

随着人口不断增长,这个715平方公里、拥有常住人口近500万的国家,也开始思考本土农业发展的新出口。

Jack Ng是这个Sky Greens的创建者。

它的雏形始建于2009年,到2010年,Jack Ng与国家农畜局签订了合作协议,并且成功申请了专利,成为世界首个低碳环保型的商业垂直农场。

为了确保每一棵植物都可以得到足够的阳光和养分,这38层种植槽可以绕着铝金属支架旋转,平均每8个小时完成一个转动周期。

所以一个支架式农场,其产量相当于25平方米的传统农田。

?

此外,系统还能收集雨水用于灌溉,同时发电带动存水回流至顶部,仅在非雨季使用电力带动,最大限度地节约了灌溉能源:每0.5吨水分和营养液,就足以满足1.7吨垂直支架的作物需求,真正做到了高效、绿色和低碳。

相比传统单层的农场,多层垂直的种植框架可以生产多10倍以上的蔬菜;组合式的框架配置,决定了可以根据不同时期的需求,随意变换蔬菜种植种类。这对寸土寸金的新加坡来说,真是点石成金!

· 芝加哥 Gotham Green ·世界上最大的屋顶温室

这片由Gotham Greens所营运的农园占地75000平方英尺,甚至比一个街区还大,它正在打造世界上最大的屋顶温室。

创办人Puri认为,在自然光下成长的作物,收成的品质与产量上更为优良。因此他们采用自然光照取代 LED 等人工照明器具,不仅增进产量同时还能节约能源。

这种新型温室可以完全资源再利用,相较传统农场而言有更多优点,不仅能重复运用灌溉用水,也不需要使用杀虫剂,只会需要一点土地资源。

目前,温室还没办法取代所有农作物的种植方式,一时之间也很难从温室种出稻麦等,但Puri相信,由城市农场所形成的供给网络,最终还是能足以供应莴苣等易腐的叶菜类蔬食,取代以前要大老远从外地运进的方式。

· 瑞典 Plantagon ·供应热能与氧气的地下农场

瑞典食物科技公司Plantagon,在一栋26层高的摩天大楼地下建了一个室内农场,2018年年初才造完。

地下农场最特别之处在于,因照明而产生的热气,可以利用LED灯上方的水管搜集起来,存于大楼的热能存储系统,供同栋楼的上班族使用。

这样将给大楼每年省下70万千瓦小时的能量,相当于节省了3倍地下室租金,农夫们也就不用支付任何场地费用啦!

这间公司计划直接将蔬果卖给同栋大楼的上班族,以及大厦中的餐厅;还有约1/3的产量将售给邻近杂货店,运送过程基本不需要消耗任何石油燃料;另外1/3产量则将在商店中贩售。

在瑞典,人们比起有机食物,对在地生长的食物有更高的兴趣。创办人Hassle表示,“我们通常会想知道食物从何而来。”

在瑞典另一个都市Link?ping,这间公司正计划将地底农场扩大规模,转为16层楼高的 “植物摩天大楼“,此计划预计将于2020年左右实践。除了整栋大楼将生产蔬果之外,还有2/3的空间将出租做办公室使用,以维持营运的稳定。

看到了以上几种农场,是不是觉得跟自己印象中的农场完全搭不上边呢?其实庄主觉得小型的农场反而能更好的呈现那种有味道的感觉,因为小,所以剩下的就是追求精了,你们说是吗?

    阅读
    已推荐到看一看
    你的朋友可以在“发现”-“看一看”看到你认为好看的文章。
    已取消,“好看”想法已同步删除
    已推荐到看一看
    最多200字,当前共

    已发送

    朋友将在看一看看到

    分享你的想法...

    分享想法到看一看

    最多200字,当前共

    发送中

    网络异常,请稍后重试

    评论


    © [ GO八婆网 ]--您在纽约的生活帮手

    最后更新:Mon Feb 26 2024 17:1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