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美国餐馆 纽约房产 理财 移民 旅游 美食 纽约 法拉盛 布碌仑 新泽西 费城 洛杉矶 三藩市 芝加哥 波士顿 加拿大 温哥华 多伦多

日期:3/2019 用户评论

芝加哥的绵羊| Excelsior

鱼小鱼Jaja

 

Hi, I'm there, the big city.



曾经我一度以为我的大学生活就是这样不停地为了一个人因而在芝加哥和多伦多之间来回穿梭,后来我发现我们很勇敢的翻开了人生的新篇章,开启了新的阶段,而且从上次回美国前就再也没有合适的机会见到。



二十岁之前我深信我最爱的城市就是高一那年去欧洲经过的威尼斯,至今我依然耿耿于怀因为出发去威尼斯的那天我和我妈还有我的姥姥姨妈,四个人身上加起来的现金最后只有100多欧,怕钱不够花所以最后没能在圣马可广场最前面的那家咖啡馆里静静的坐一下午喝一小杯咖啡,可以算是让我遗憾终生的事情了。

后来我发觉,相对于威尼斯的安静闲适和舒心,我更喜欢芝加哥的野心勃勃和纸醉金迷,没有纽约那样浮躁不安同时又比多伦多刺激新鲜很多。天很寒,风很凉,是名副其实的wind city,但大家都风度的穿着呢子大衣踩着尖头的细高跟鞋,握着一杯咖啡慢慢的走在街上,而不是多伦多那样满街的鹅和快速的飞奔还有吵闹的街市。

风度和气味,还有感觉。



在我写下《所谓自洽》的那篇文章时,我真的已经快要窒息了,我觉得多伦多十分的压抑,我感觉我要透不过气来了,我疯狂的想要从这里逃出去。记得刚开学时有人说在这里待久了会seasonal depression,可我才刚刚在这里一年,甚至一年都不到,就已经有了这样压抑的感受。但没办法,life is hard,尽管我十分不开心,我还是依然要学习、生活和工作。情人节那天我恰巧去面试,刚考完accounting的我满脑子都是那些financial statement,疯狂的在高峰点的地铁上算我最后的答案有没有balance,尽管已经考完了于事无补,可我还是想要知道答案。最后十分钟,我成功的踩上了高跟鞋一路飞奔的上了电梯走到了老板面前。他问我what are you currently studying now,说实话,我一点准备都没有,因为我最近实在是太乱了太忙了,所以所有的回答几乎都是我脑子里第一反应的于是脱口而出。我尴尬的跟他讲Actually I have no idea about what I am studying now cuz I can make it into commerce or stats or cs, but most of the time right now I am discovering myself. 他又问说how was your life recently,我很失望的告诉他I don't choose a life, I live one。因为我以前一直很相信哈利波特里邓布利多说的那句话,it is not our abilities that show what we truly are,it is our choices,让我们成为哪种人的并不是我们的能力,而是我们的选择。大概是我这不走寻常的回答给了他一个小惊喜,他像打开了话匣子一样开始跟我侃侃而谈。可我当时觉得好累,我并不觉得我是一个合适的candidate,但还是尽心尽力了认真对待了每一个问题。结束了对话之后我走出了他的办公室,最想做的就是赶快把我脚上这7cm的高跟鞋脱掉,it sucks。于是连洗手间我都懒得走过去,直接在旁边安全通道里换了鞋,脚踏实地的感觉真好。接着听到了老板在走廊里喊,“ Jasmine, I got some good news for you. Come back to us when you are in second year . And wear flats next time, they look great on you."


巧的是在芝加哥看到了传说中的那句很有名的you are beautiful,心里不禁一笑,想起为了面试为了学校的cafe chat而疯狂的把自己塞进走路都苦难的高跟鞋,零下十度光着腿穿小裙子去参加峰会只为了让别人看起来好看,忘记了本身我们都有美的价值,因而忽略了自我。大概对这面墙的最好回答就是,of course we are



在芝加哥意识到,多伦多教会我的第一件事就是你得努力,你要疯狂的努力,拼了命的努力,哪怕下一秒你就要崩溃了,上一秒你依然要坐在图书馆里努力;即使努力了不一定有结果或者说让你感觉更糟糕,但这是你唯一的解决方案,而且最愚蠢的事情就是被情绪不假思索的控制。

最近我的各方面都发生了比较大的转变,角色也在一直的互换当中,很多时候我都很想放弃,可抬头一看别人都在静静地坐着温书,我哪里好意思轻易说放弃,大家都挺不容易的,谁还不是这样过来的,甚至比你有钱比你努力还比你长得漂亮的大有人在。第二天最早一班的飞机飞去芝加哥,午夜12点的我被朋友送去了机场(因为他们懒得4点早起去送我所以干脆早一点扔我进机场哈哈哈),本来想看几个电影悠哉悠哉的,可为了下周的考试还是不得已在机场开始整理学习,that is life。上了大学以后好像体重已经不受我的控制了,每次开学前两个月平均我都会瘦十斤,然后大吃大喝一下就会胖个好几斤,这个周又因为考试瘦了五斤,虽然不是很健康,但希望自己依然能好好吃饭好好爱惜身体,某种程度上来说学习才不是最重要的呢哼~




记得去年夏天在上海,那时我在做haedhunt,妃哥在她喜欢的一家公司做accounting,老丁刚打完PWC的卡去了摩根大通,我们三个人加完班后跨越半个陆家嘴买了心心念念的栗子糕,学着洋泾浜的上海话畅聊又担忧着自己的未来。每个人都在感慨,好可怕,一起实习的人各个都顶尖的优秀,自己会不会很快就被淘汰了,我们好想哭,但嘴里的栗子糕又是那样的甜,于是急急忙忙赶了最后一班地铁回了家,因为第二天依然要做那个第一个去到公司的人。可能的确想要花那么一天留给自己去悲伤,但多伦多告诉我不行,不去复习反而在这瞎焦虑,考试出来的烂成绩才更会让你难过呢。三四月担心的事儿,到了七八月自会有答案,不必着急,做好当下。



这学期我们的课要求看一本书叫《优秀的绵羊》,老谭他们学校也是。这名字听起来十分搞笑,绵羊嘛,如何评判优秀与否。书里写到,“优秀的绵羊”是指现在培养出来的高校学生大都聪明,富有天分并且斗志昂扬,但同时又充满忧虑、胆小怕事,对未来一片茫然,又极度缺乏好奇心和目标感—他们被包裹在一个巨大的特权泡泡里,每个人都在老实巴交地向着同一个方向前进。他们很擅长解决手头的问题,但却不知道为什么要解决这些问题。

上课的时候每个人都愁容满面,没错,说的正是我们,可我们也没有办法,不知道如何突破,甚至有的时候觉得当一只优秀的绵羊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带来的名气和地位甚至是金钱,又有谁不羡慕与向往呢。同时大家都很苦恼,这样一点都不“做自己”,好似一个流水线上丝毫不差的商业产品,一点都不酷。

之前我的阿拉伯语老师说,人越长大越会懂得包容,这就是一个大包容的社会。的确,现在的我似乎越来越能appreciate everyone's difference,可更多的时候我希望我也能有那样的difference,可惜我没有。食堂里Tracy问我为什么这么温柔,我爆笑不止狂问seriously?她说对啊just like your names,jasmine。我好奇的问她从哪得到的这个结论,她说从没见过我对任何人有过语气奇怪不好好讲话的情景。我突然开始觉得好像是我不对,其实我有,只不过我都发泄给了我亲近的人身上,which is totally wrong。这时候的我,确实很像一只绵羊,胆小懦弱,不敢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一直都很羡慕西方人的那种fuck this stupid things的豁达和洒脱,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要,可我做不到,我犹犹豫豫。



在芝加哥意识到,多伦多教会我的第二件事,就是要不断争取,机会不等人,所有的事情也没有人替你操心,坐以待毙是行不通的。life is like a drama。之前因为一些原因我申请了港大的暑期交换,忙了好几轮文书赶在2018年12月31号递交了申请又在2019年2月4号完成了面试之后把这事儿抛之脑后去干了别的,毕竟成功的几率太小,全校一共只有105个名额。结果后来我有些不想去了,但offer就这样意外的来了。本来想要放弃,觉得有些尴尬。可后来觉得不对啊,努力争取来的别人想要都得不到的机会,我怎么能就这样轻易的拱手让人呢,又没有什么好尴尬的,唯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申请英国的暑期交换,本来可以拿到牛津的名额的。但不管怎样,该争取的就是要争取,得到了也不能轻易放弃,人总要试过了才知道行不行。目前签到手的两份job offer也都是当初自己“死乞白赖”的给争取来的,有啥啊,刚上就得上啊,千万不能不好意思不能怂。人家李嘉诚都说了,当你学会争取的时候,你就已经在像胜利招手了。



假期里我看了《乌云背后的幸福线》这部电影,男主角总挂在嘴边Excelsior,中文翻译过来就是精益求精,so far在我看来,不管是哪方面杰出的人才,多多少少都带着点偏执的意思,也就是精益求精,讲究方法和足够高的悟性,精进的精神和聪敏的脑子。来多伦多的一年,我似乎忘记了当初的目标和动力。芝加哥却狠狠的抽醒了我,我喜欢这儿,我得努力,没什么可说的,俗一点,就一个字,干。在芝加哥的艺术馆里和老丁逛累了聊天,他说他以前从来没哭过,但大一上学期的时候他在advisor屋里哭的天崩地裂就差打了救护车了。想起之前Owen开学没多久以后突然凌晨打给我不出声,两个小时后哭哭啼啼的就说了一句“老子他妈的怎么就上大学了呢”,当时我十分不能理解一个在美国生活了好多年的人怎么去了大学还会这样子。老谭说她大一一年都抑郁了,没跟室友说过一句话,三天两头不睡觉。我说我也是,我去看了心理医生了呢,一直在用学校的心理疏导来缓解压力。这个真的提一句,其实很多人多多少少有些排斥去看心理医生这件事,以前我总觉得没什么的不就是找个人聊天嘛,但当我真正站到护士台那里跟她说“您好我需要一个心理医生”的这句话的时候,它花了我很大的勇气,似乎好像就是把自己的伤疤当众揭开给别人看一样。而且在见心理医生之前我填写了一个表格,里面有各种描述,例如过度服药、睡眠困难、过度亢奋、暴饮暴食、性暴力等等,一瞬间我突然感觉其实我的症状很轻我就是有些难过我自己没啥事儿~但我的心理医生告诉我every emotion should be considered,大概就是你要关注你的每一份情感。所以勇敢一点,如果觉得心里有些难过,大方的去寻求专业帮助吧。



在芝加哥意识到,多伦多教会我的第三件事,就是要做自己,也就是所谓的fuck this shit,you live only once的理念,骂人的话大概就是“去他妈的我管呢,我自己活得开心就好”。意识到这个,是因为突然觉得自己老了。sephora一年一度打折的时候我跟Cindy说我得再买瓶红腰子了,她扔了个枕头过来说“你有没有搞错啊大姐anti-age”,我也把枕头扔回去了说“你有没有搞错啊20了你不得抗衰老吗”。瞬间这话一出口,我都被自己吓到了,亲天,我都20了,在我印象里似乎我还停留在16岁那个高中生的年代呢。第二次意识到自己不“年轻”了是过年的时候给家里人打电话,一个个的都在跟我说“哎呀都20了还没有男朋友呀,抓抓紧啊”,仿佛看到了微博上被催婚的自己。所以既然时间过得这么快,那干嘛不做点自己想做的事情,成为自己想要成为的人呢?很羡慕背包客的生活,很想要有说走就走的态度,很想见那些想见的人。在芝加哥买了一张大巴的票,在最美的66号公路的起点,从union station出发,去了香槟找我的好朋友Jennifer。一路上的开阔和坦然让我开心的想要大喊,那是自由和幸福的味道。



今天的我,20岁了。我爸说中国人嘛,应该过阴历的生日才对。在芝加哥最高的楼上,俯瞰整个城市,好想用力的拥抱一下,多么希望它是属于我的城市。(不过我们多伦多也不错了啦:)


不知道为什么,在2019年都已经快要过完两个月的时候我开始了我历年来的习惯——做planner。但今年我尝试着去画了bullet journey,画了很久,但很享受,感觉自己就是个被数学界遗忘的画家哈哈。这样就可以既把每天做了什么事情又把自己的心得体会记下来,希望以后老了的时候有很多美好的回忆可以看,曾经的我也小文艺小清新年少青春年少轻狂过~




后来的我每到一个城市都会买一个BEEN THERE SERISE的城市杯,细细一数我已经去过16个国家40个城市了。希望自己能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一直在路上。



Every cloud has a silver living.——.Excelsior

文章已于修改

    发送中

    地点:美国 芝加哥, 日期:3/11/2019, 字数:19666, 关于:芝加哥 新闻, 次数:7



    快速回复

    GO八婆网 新闻 分类 旅游 其他

    -本页面有问题,联系管理员
    -关于GO八婆网

    © [ GO八婆网 ] 最后更新:Fri Mar 22 2019 07:18: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