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 美国餐馆 纽约房产 理财 移民 旅游 美食 川普 法拉盛 布碌仑 纽约 新泽西 洛杉矶 三藩市 芝加哥 波士顿 加拿大 温哥华 多伦多

日期:9/2018 用户评论

芝加哥和兄弟俩

走走


去年八月的一个下午,我和朋友在Daly City边遛狗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你去过芝加哥吗?” 我问。

“去过,美国第三大城市,cosmopolitan。”

“我也想去。”

“去吧,值得去看看。”


三十分钟后我坐在朋友家的沙发上订好了第二天的机票和酒店,说走就走的旅行干多了神经会免疫,会不需要大剂量的热血和勇气。晚上回到家收拾行李的时候,我的日本室友AI瞪大眼睛看着我说:”Brandy,you are so brave(勇敢)." 我嘿嘿一笑,回到:“我是去芝加哥唉,又不是伊拉克。”说完我们两个人都大笑起来。


我其实真的不理解为什么她会说我很勇敢,直到几天后我在芝加哥的旅店里认识新朋友Seon,他对我说:“Brandy, you are so adventurous." “这是芝加哥唉,又不是伊拉克。” 我把几天前对AI说的话又对Seon和Riley说了一次,说完我们三个人都大笑了起来。


Seon和Riley是我在芝加哥认识的新朋友,两个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Seon在硅谷的美国银行实习,Riley呢,在圣地亚哥大学,两兄弟趁着假期一起来芝加哥旅行。


“我是专门带Riley来看看我的老家,我从小在这里出生长大,十五岁的时候才搬去加州。” Seon告诉我。

“Riley,你呢?“我问。

 ”我的家就在圣地亚哥,阳光沙滩,我很少离开那儿,所以今天刚到芝加哥我很开心,我们一会儿要去买酒,晚上还要去楼下的bar放飞自我,Brandy,你也一起去!“

 “呃。。。“还没等我编一个理由拒绝他们,Riley突然站起来说:”走吧走吧,去买酒,Brandy,你要吃零食吗?“

 ”我。。。“ 还没说完,Riley又说:“走吧走吧和我们一起去,我来查一查哪里有。。。”

 “不用查了,我知道哪里有我带你们去。” 我说。

Riley抬起头,把视线从谷歌地图转向我,一脸错愕。


碰到两兄弟的时候已经是我在芝加哥呆的第三天,以酒店中心,方圆五公里半径辐射出去,有哪些好吃好喝好玩的,我基本知道七八成。我带着他们,出门右转,穿过三个街区,再右转,来到trader joes。兄弟俩眼尖手疾,很快从琳琳琅琅的货架上挑选到了两瓶心头好,一瓶vodka,一瓶lemonade。


“我们刚过合法买酒的年龄,” Seon很得意地挥舞了一下手中的证件,然后他又压低声音说:“不过我们很早就有fake id(假证件)了,我们同学,几乎每个人都有。” Riley在一旁露出迷之微笑,表示默认。


“从哪儿弄的?” 我问。

“中国广州。” Riley答到。

“Come on~” 我以为俩兄弟故意调侃。

“真的真的,没骗你,大家都知道。。。”

我尴尬一笑,顺手拿起旁边货架上的一瓶椰子水,想转移话题。

“我对中国很好奇,Brandy,你的家乡在哪儿?” Riley很执着。

“武汉。”

“武汉是哪里? 离北京远吗?你去过长城吗?我很喜欢吃中国的炒面。。。” 回去的路上,两人话匣子打开得收不住,直到我们回到旅店坐下来,Riley还在问:“听说中国的孩子学习压力很大,他们甚至周末都要上课。”

“对啊,很多孩子周末比上学还忙呢。” 我说得轻描淡写,Riley再次一脸错愕。

“要不我们来录一段超级访谈吧!我是主持,你们是嘉宾,脱口秀的形式。” 我灵机一动,提议到。

“谈什么呢?” Seon 边拧瓶盖边问。

“美国的教育体制(educational system of the US)啊,从幼儿园到大学。” 我很高兴地说。

“好啊!” 两人没有半秒犹豫,答应得爽快利落。


我调整好手机摄像头,俩人迅速捋了捋衣服,端正地坐下来。

“one,two,three,action!(1,2,3,开始!)” 我说。

"大家好,我是Riley,来自美国加州圣地亚哥。“

”大家好,我是Seon,来自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今天我们要一起来聊一聊美国的教育体制。我们俩都完整地经历过,对吧?” Seon看一眼Riley。


“是的,在幼儿园,我们学习ABCD...然后慢慢地学习造句,到了大概六岁,开始进入小学,我们学习数学,一些复杂的等式,科学。。。通常一天是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两点,我们会有一位老师。。。” Riley大概介绍了一下他所经历的美国公立小学的日常,然后把话锋转给了一旁的Seon:“哥们儿,你来聊聊中学。”


Seon一脸灿烂地接住话题;“初中呀,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很cool的阶段,因为这个时候我们进入青春期,迈入青少年,无论是从社交还是学习上来看,都是一个重要的转型。学校开始有不同的老师教授不同的学科,我们一条有九个periods,通常早晨是从sports(运动)开始,然后上数学。。。整个初中阶段都是为了高中作准备,我们会学习代数1,代数2。。。”


“到了高中,我们学习几何,然后更多的是为进入大学做准备。我们要参考“高考”,比如说我成长在芝加哥,我需要考ACT,但是在美西和美东,他们考SAT。。。” Seon耐心地解释到。


“有什么区别呢?” 我见缝插针。


“就是不同的考试结构吧,可能现在已经取消了,这实在是一个很磨人的考试啊。” Riley说到这里皱了一下眉头,显然是有不美好的回忆。“这个考试根本就不能很准确地评估出你的成绩,也不能证明你有多聪明。。” 他继续吐槽。


“是的是的,大学会看你的综合表现,除了GPA,还有音乐啊,体育啊,个人经历啊,或者一些其他的特长,都很重要” Seon补充,:“我们也会排名,比如前十名,大概就会进入哈佛、斯坦福。。。” 


“会有分班测试吗?” 我又问。


“专门的分班测试倒没有,因为你的GPA和个人履历就足够说明一切,但如果你有很突出的经历,哪怕考试成绩不够好,也很有希望被好大学录取,因为他们会感谢和欣赏你为社会做出的贡献。(They would appreciate for what you have done for the society.)” Seon回答我。


“That's cool” 我点点头:“那你们周末会上课外班吗?”


“周末?不上不上。周末我们去海滩啊,打篮球啊,各种运动都约不完呢。” Riley马上回答。


“从来不上?Never?!” 我提高嗓门,'请大声地再说一遍!"


“Never!!!” 俩人一起喊到。然后我们三个人又一起笑起来,采访到这里进入一个轻松愉快的小高潮。


后来我们又继续录了十多分钟,我搜肠刮肚地想出各种问题。

“你们学音标吗?”

"你们会被留怎样的家庭作业?一般写作业写多久呀?"

“你们晚上会熬夜写作业吗?”

“对于中国学生学习英语,你们有什么好建议吗?”

。。。


我连珠炮一样问了一堆,每个问题他们都细致耐心地回答,有时还会举例说明。


最后我问:“美国不同的州,会有不同的口音和方言吗?你们会不会听不懂呀?”


听到这个问题Seon开始搞怪:“南部的人口音比较重,他们会有accent(口音)和一些terminology(术语)。” 然后俩人开始夸张地争相模仿。我们三个人又大笑起来。


手机显示采访已经录制了半个小时,时间来到夜晚的十一点半,比起一楼酒吧倾巢而出的夜场动物,我们的笑声低调而渺小。Riley往杯中的伏特加里兑了一点柠檬水,抿了一口,再表情享受地咽下。窗外芝加哥的夜色浓郁到饱和,我按下手机的暂停键,我在芝加哥的旅程到这里也就要告一段落了。


我的航班在第二天早上的十点钟,我早早地起床,早早地check out,早早地坐车经过了我和俩兄弟一起买酒的trader joes。整个芝城睡眼惺忪,云门前也还没有游客聚集拍照。我翻看着手机的相册,白云够白,蓝天够蓝,海军码头美国大兵的表演也够好看,但我总觉得,再好看的风景都只是附丽,旅途中遇见的投缘的朋友才是主题。毕竟,好看的风景哪里都有,有趣的灵魂可遇不可求。


    快速回复

    GO八婆网 新闻 分类 旅游 餐馆 论坛

    -本页面有问题,联系管理员
    -关于GO八婆网

    © [ GO八婆网 ] 最后更新:Fri Oct 19 2018 03:49: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