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条新闻 美国餐馆 纽约房产 理财 移民 旅游 美食 纽约 法拉盛 布碌仑 新泽西 费城 洛杉矶 三藩市 芝加哥 波士顿 加拿大 温哥华 多伦多

日期:2/2019 用户评论

访美三城记之波士顿篇:在哈佛演讲的感受,希望在那些关心国家命运的年轻人身上

周志兴
订阅“周说A”更多精彩哦!




访美三城记之波士顿



三城,是指纽约、波士顿、华盛顿,从4月28日到5月7日,我要在这三座城市度过九天。


今天中午12点一刻,是按照计划在费正清中心演讲,这算是到美国来的正差。多少有点忐忑,怕讲不好,怕没人来,毕竟是哈佛啊。



上午先到了费正清中心的图书馆,南希让我来看看他们新买的中文书。南希谦虚,说是怕自己不懂行,买不好。其实,南希在这个图书馆工作四十年了,中文好,人缘好,很多中国学者都认她。一见面,她神秘兮兮地告诉我,昨天挨批评了,要开除我。我说,就是因为我们昨天在这个图书馆大声说话了?南希忍不住笑了,说,开玩笑。


吓我一跳。


当然我没有跳,因为图书馆太安静了,掉一根针都能听到。


这个图书馆每年都会从中国买大批图书,而这次他们新采购的中文图书,总的说不错,但是还有几本是没什么价值的。也难怪,中国每年出版上万种图书,很多是滥竽充数的。稻田里混进几棵稗草也是正常的,更不要说很多农民原本就不会种地了。


说实在的,中文好的来选择中文书都难免看走眼,更不要说是洋人了。我答应南希,今后我负责提供信息给她,为她购书当个参谋。


图书馆的对面办公楼,就是麦克法夸尔的办公室。南希陪我走进这座办公楼时,麦克法夸尔教授,唉,我还是叫他的中文名字“马若德”吧,简单些。马教授十分热情,给我开门,引我到他的办公室坐下。



美国的学者办公室我到了不少,基本情况都差不多,不大,也就是十几个平方,最抢眼的是书,汉学家们大都在自己的办公室中挂几幅中文字,或者书架上放上一两件中国的工艺品。我给马教授送上我们的新出版领导者,他说:很有名的杂志!我还送给他一盒武夷岩茶“老枞水仙”,特别告诉他,这是因为他是年长者,这一大盒里有九小包茶,取久久长寿的意境。


马教授回赠我的,是一套三本《文化大革命的起源》,他认真的签上自己的名字,马上就和我讨论起下午的讲演内容来。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他要亲自主持这场演说。


我受宠若惊。马教授是美国泰斗级的大学问家,在中国的知名度也相当的高。他能到现场主持和点评,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我演讲的题目是:中国发展十字路口的左右之争。


感觉还不错,到场的人不少,有些人没有座位,站着听完全部,基本上没有退场的。令我感动的是,马教授本来要去看牙,说提前走一会儿,但是他坚持到了最后。哈佛燕京学社的著名汉学家裴宜理教授,《邓小平时代》的作者、著名汉学家傅高义的太太也到了现场。


演讲后的提问很踊跃,直到结束了,还有不少人围着我提了不少的问题。话语里,我知道,他们大都是共识网的读者,甚至还有些作者,真是让我欣慰。有一个来自山东的小姑娘,18岁,刚刚从潍坊考到哈佛,一定要和我探讨到底学什么专业好,这我哪里敢说,要误人子弟的。一位杭州来的博士,希望晚上能和我聊聊文化大革命,我答应了。



留到最后的热心听众,大都是来自中国,从他们的提问和表达看,发自内地关心国家的命运,也有着相当的见识,而且,都是要回国效力的。有这样一些年轻的精英,中国一定会向前行,尽管会有坎坷。


一代比一代强,在哈佛很容易看到这一点。


不只是中国人,还有一个日本人在现场。演讲后,他找到我,自我介绍说:我是加藤嘉一,我常常看共识网,共识网也发表过我的文章。你讲的非常好,希望我下个月到北京时,能仔细谈谈。


我当然知道这个日本小伙子,曾经在中国的网络上火的很。没想到他中文如此流利,又如此帅气。其实,他在演讲结束后就提了问题,只是我听不出来居然是外国人。


下午五点,约了一位著名的汉学家陆伯彬见面,地点是陆教授定的,是哈佛教授餐厅。据说,定这个地方,只有哈佛的教授才有资格。餐厅是个相当古老的建筑,里面的陈设也是有相当历史,大厅中央一圈沙发,几位年长的教授在看报纸,并没有因为我们进来而抬头看我们。


我突然有一个感觉,时间的流淌中,这些老人每位都像一掬水,然后汇成了河流,而我们,虽然在路过他们,其实也在参与他们,我们也是河水。某一天,我们老态龙钟,也会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翻报纸,静静地,像一掬水。


陆伯彬教授是波士顿大学政治系教授,也就职于哈佛费正清中心。他是中国通,上世纪九十年代就常驻过中国,对于中国,他喜欢,也熟悉。



不知怎么,就说到了吃上,他说,西单书城后面有一条胡同,一家饭馆做的红烧肉,味道好极了。我说,我家红烧肉做的也好,哪天去试试?他马上问:有栗子吗?我有一个体会,遇到不熟悉的人,只要他是一个饕餮之徒,那就很快会一拍即合,口水这东西,也是没有国界的。


陆教授很有独到见解,例如,他说,中国领导层既提出新型大国关系问题,又提出中国梦,前者是和缓的,后者是强硬的,似乎有些矛盾。


我告诉他,我在美国见了不少学者,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观点。他却说,我说不出什么来,不会有什么新观点。


这也是我这次到美国的一个体会:一向自信的美国人突然谦虚起来了。

*2013年5月2日


点击阅读原文

唐小兵:哈佛的课堂



让 常 识 说 得 更 有 底 气!


周说A

——周志兴的微信公众号


周而复始,继续说常识ABC!

长按二维码关注

    发送中

    地点:美国 波士顿, 日期:2/4/2019, 字数:28652, 关于:波士顿 新闻, 次数:77



    快速回复

    GO八婆网 新闻 分类 旅游 其他

    -本页面有问题,联系管理员
    -关于GO八婆网

    © [ GO八婆网 ] 最后更新:Mon Aug 19 2019 11:07:50